番外 甜蜜的日子

七星盟主 / 著投票加入书签

38文学 www.38wx.com,最快更新狂妄小毒妃最新章节!

    西昌皇宫

    “父皇,母后到底怎么了,怎么还不醒啊?”睁着一双忽闪忽闪圆溜溜的大眼睛,长得白白嫩嫩糯米团子一般,三四岁模样的小男孩一动不动的盯着床榻上的凤皇后,可怜兮兮的问道。

    正在上朝的柴慕璃,听见宫女禀报便迫不及待的赶了回来,尚未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视线越过儿子的头顶,冷冷的投向那跪了一地的御医。“说,皇后究竟怎么了,为何会突然昏倒?”

    皇帝凌厉的目光,令那些御医们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一个年岁较大的老头儿壮了壮胆,出声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之所以昏倒,是因为有喜了…”

    柴慕璃原本怒不可遏的火苗顿时如被泼了一盆水,消失的干干净净。因为太过震惊,他好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还是柴惊羽奶声奶气的打断了大殿内的沉寂。“有喜了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母后肚子里有小弟弟了?”

    听见太子殿下的询问,御医们忙不迭的点头。“是的,太子殿下。八个月后,皇后娘娘就会生下小皇子或是小公主了…”

    “真的吗?”柴惊羽小盆友心里的念头得到证实,眼睛不由得更亮了。“太好了…我也有弟弟妹妹了…”

    柴惊羽小盆友之所以这么高兴,那是因为千肃罗修他们几兄弟都有弟弟妹妹了,而他却孤孤单单的没有小跟班,故而一直盼着母后能再给他添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这样他就可以有玩伴儿了。

    如今,听闻母后真的怀了弟弟,他那肉包子一样的圆脸上,眼睛都笑得只剩下一条缝儿了。

    柴慕璃一直没有吭声,但目光却投向了一旁仍在昏睡中的云晴,脸上僵硬的线条也慢慢的得到了缓和。

    “父皇…豆子要当哥哥了…”小家伙仰着头,满脸兴奋的泛着红晕。

    柴慕璃侧过头,爱怜的摸了摸儿子的头,压低声音说道:“母后需要好好休息,让苏姑姑带你出去玩,嗯?”

    小豆子配合的点了点头,乖巧的蹦蹦跳跳的出去了。见太子殿下都出去了,一干御医和宫女也不敢留下来碍眼,低着头退了出去。

    殿内只剩下帝后二人的时候,柴慕璃脸上的神色就更柔和了。细长干净的手指轻轻地抚上云晴略显苍白的脸,柴慕璃此次得知当了父亲,完全是另一番心境。

    第一次的阴差阳错,他只是想负起责任,不想像他的生父那般不像个男人。而这一次得知她有孕,却是欣喜异常。

    还记得当时负伤回到行宫,她流着泪胡乱扒下他衣裳的模样。眼里的慌乱,颤抖的双手,发颤的声音,无不告诉他一个讯息:日久生情!他的付出并没有白费,他总算是真切的感受到了她的心意。

    这三年来,她们的感情日渐升温。

    虽然他们之间,已经没有甜言蜜语,但相视而笑脸上流露出来的那抹柔情却是骗不了人的。一个小动作,一个不经意的举动,两个人均能心领神会,默契程度好到令人惊奇的地步,就好像是一个人。

    三年的时间,一千多个日夜,他们朝夕相伴,同塌而眠。这样平淡的日子,他很是满足。曾经,他也期待过再有几个孩子。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三年里云晴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而后,他也看开了,反正已经有豆子了,不是么?

    时隔三年,她忽然有了身孕,他紧张兴奋期待心疼各种情绪充斥在脑子里,搅乱他的心,让他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看着床榻上的那张娇颜,柴慕璃便忍不住想要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爱。

    兴许是睡够了,云晴眼睫动了动,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庞。

    “醒了?身子有没有不舒服?”柴慕璃对上她的剪瞳,温柔的问道。

    云晴回想起之前的事,还有些犯迷糊。“我这是怎么了?”

    稍稍动了动,就又是一阵头晕目眩。

    柴慕璃忙扶着她躺下,好言安抚道:“晴儿…这里…又有孩子了…”

    他的手在她的腹部滑过,有些爱不释手的来回抚摸着。

    云晴睁大了眼睛,起初还有些不敢置信。等反应过来,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忍不住咬了咬下唇,低喃道:“原来如此…难怪葵水久久未至…”

    柴慕璃看着她那副可爱的模样,喜爱的紧。“豆子总是吵着要弟弟妹妹,这一次算是如了他的愿了…”

    提到儿子,云晴脸上露出难得的笑意。“没想到被他料中了…”

    “虽然不是头一胎,但日后那些繁重的活儿都交给宫人去做吧。”他知道她喜欢自食其力,又爱摆弄那些药草,可是他更心疼她的身子。

    云晴轻轻地点了点头,忽然又纠结起这未出世孩儿的小名儿来。大名嘛,反正有他这个当爹的费神,不需要她操心。可是取小名儿是她的权力,她可得好好琢磨了。

    见她有些魂游天外,柴慕璃还以为她又不舒服了,便挪到她的身侧,将她微微抱起,揽入自己的怀里。“怎么了?”

    云晴依赖的靠在他怀里,动作自然而又惬意。“我在想…这一胎的孩儿,该叫什么名儿…”

    “…”柴慕璃哂笑了笑,任由她抓着他的手指把玩。

    “唔…是叫圆子还是团子好呢?”云晴懊恼的想着。

    她对取名,还真是不擅长啊!

    柴慕璃脸色微僵,却只敢在心里嘀咕着:将来儿子长大了,肯定会埋怨你这个当娘的。取什么名儿不好,非要豆子团子的…

    云晴见他半晌没有反应,忍不住抬手,戳了戳他硬实的胸膛,眼带娇嗔。“你倒是说说呀…到底是圆子好,还是团子好…”

    柴慕璃轻笑出声,捉住她的手力道适中的揉着。“不如…等他长大一些,自己选,如何?”

    是个不错的主意!云晴暗暗地点头,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嗯…那就让他自己选…”她倒是想的开。

    莞尔一笑,柴慕璃将怀里的女人搂紧,眉眼处尽是笑意。

    因为皇后娘娘有喜了,故而有不少的人前来探望。云晴在西昌并没有什么亲人,故而当沈从君从皓月国转成赶来看望她的时候,不由得让云晴心里一暖。

    柴惊羽人小鬼大,早就听闻自己有这么一个不是舅舅的舅舅。于是一大早就来凤仪宫等着了,还装模作样的端坐在椅子里,只是那偶尔甩来甩去的双腿却出卖了他的性子。

    “拜见皇后娘娘…”沈从铭如今已经长成大人了,不但个子拔高了不少,声音也变得低沉了许多,听起来怪舒服的。

    “不必拘礼,快些起来。”云晴的性子也比以前柔和了些许,也难得的带了一丝笑意。

    柴惊羽从椅子上溜下来,走过去抱着沈从铭的腿,甜甜的叫着:“舅舅…”

    沈从铭先是一惊,但听到那声舅舅之后,他的心忽的一软,脸色也轻松了不少。“你就是豆子?”

    柴惊羽点头,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个名字而烦恼。“舅舅在西昌多留几日,陪陪豆子,好不好?”

    果然是小孩子,只知道玩儿。

    云晴笑着摇头,看向儿子的眼神却柔软的不可思议。

    沈从铭摸了摸小外甥的头,那一成不变的冰山脸扬起一抹笑容。“好。”

    “哦哦哦…太好了…”柴惊羽肉乎乎的小身子在沈从铭的腿上蹭来蹭去,别提多高兴了。

    舅甥俩磨蹭了许久,云晴便让苏叶将豆子带下去用膳了,独留下沈从铭在屋子里。“近来沈家可还太平?”

    对于那两个便宜爹娘,云晴还是有所了解的。虽然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但却也是不安分的,不惹出点儿事儿来,就不肯罢休。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云晴对他们的仇恨也变淡了,也懒得去理会。

    她会这么问,也是心疼这个被迫成长的弟弟。

    沈从铭苦笑了笑,尽量用平淡的语气叙述道:“还好。”

    “订亲了没有?”云晴抿了一口茶,才关心起他的终身大事来。

    他年纪也不算小了,十六岁的年纪,大都已经说了亲了。

    沈从铭难得的脸一红,支支吾吾半晌,才答道:“唔…还未定下来…”

    火眼金睛的云晴,从他的表情当中嗅出了一丝暧昧的味道,单刀直入的问道:“还没搞定?”

    这么一问,沈从铭的脸就更红了。

    “有了喜欢的人就好…”她害怕这个弟弟性子太冷,碰不到合心意的姑娘呢。

    沈从铭在西昌呆了月余,才启程回皓月。这一个月里,豆子一直跟在这个小舅舅的身后,舅舅长舅舅短的,皇宫里到处都充满了太子殿下的欢声笑语。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数月,这一年的腊月,皇后娘娘在挣扎了三四个时辰之后,平安的诞下一对龙凤胎。

    先出来的是长公主殿下,宸皇陛下赐名惊蕾。后出来的小皇子,则赐名惊云。

    据说这一日,整个西昌皇宫百花齐放,百鸟来朝,呈现出罕见的吉兆。而这两位小殿下的诞生,更是令太子殿下笑得合不拢嘴,心里暗道:以后总算是有弟弟妹妹可以欺负了!

    只是,到底是谁欺负谁,还说不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