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紫玄和莹莹(番外六)

灵婉兮 / 著投票加入书签

38文学 www.38wx.com,最快更新狂凤逆天,妖孽邪王乖乖爱最新章节!

    狂凤逆天,妖孽邪王乖乖爱,206 紫玄和莹莹(番外六)

    龙紫炎大婚的那一晚,花莹莹的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笑意。舒悫鹉琻

    龙紫玄有些不解地看着她,尤其是一回到府上,她的脸上始终挂着那样的笑容,他忽然觉得自己心里狠不爽快,即使对方是他的亲生哥哥,他也觉得格外不爽快,那丫的都已经成亲了后宫佳丽三千了,怎么还会影响到花莹莹的感情?

    “莹莹?”龙紫玄忽然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身旁,用一种审慎的眼光看着她。

    花莹莹转过头来,看着他微微一笑,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

    “怎么了?”

    “你是不是觉得难过?难过哭出来就好了,这样会比较舒服。”龙紫玄见她这么笑,却是想到了另一个方向上去了,也许她是悲极而喜,因为要强装着告诉自己她没事,其实她有事,所以她才会如此强装着。

    可是花莹莹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反而被龙紫玄的话语给搞糊涂了,有些不懂地看着他,“紫玄,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一点都搞不懂了。我为什么觉得难过?我为什么要哭呢?”

    看着她那张无辜的脸,龙紫玄被她的表情和语气给成功堵住了声音。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因为这丫头的样子真不像是想要生气的样子,所以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便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手忽然被人给拉住了。

    龙紫玄有些疑惑地转过身去看向她,“莹莹?”

    “紫玄,别走吧。”花莹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她是真的希望这个男人能够留下来,他们绕了太大的一圈了,现在是可以回到他们该走的路上,她需要他,他也需要她,所以他们在一起了,就只是这么简单。而曾经的那些奇怪而莫名的纠缠,终究已经成为了过去。

    龙紫玄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花莹莹却是站起身来,走到了他的面前,拉住了他的手臂,摇晃了两下,像是撒娇,“今天晚上别走了,我……我……”她毕竟还是个刚刚初尝欢爱的人,说起来还是会极为害羞的。

    想起她当初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时的情景,就觉得有些好笑。

    那时候,天下着大雨。

    而她,在丫鬟的陪同下在大街上闲逛着,可是天公不作美,忽然下起了大雨,她的贴身侍婢根本没有带伞,两人只好小跑着跑到了亭子里躲雨。

    “小姐,你没事吧?这雨下的可真猛,都把小姐你的衣襟给淋湿了。”身旁的丫鬟一躲到亭子下,首先最先关心的就是自家的小姐,她的身子骨不好,着凉的话很容易就会发热,所以作为丫鬟,更加有义务好好照顾她。

    花莹莹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我没事,淋点雨而已,我还没有那么体弱多病吧?”

    丫鬟却是在心里暗自的嘀咕着,小姐你自己说没那么体弱多病,但是奴婢照顾你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吗?

    “两位姑娘这是打算去哪里啊?本少爷可以送你们一程。”忽然一辆马车停在了亭子的外面,马车的车帘微微被挑开来,露出了一张俊俏的男人脸。

    花莹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随即便微笑地拒绝道:“多谢公子的好意,我们等雨停再回去也不迟。”而且既然只是一个陌生人,这个男人无事停在亭子外,绝对是图谋不轨,自己还是不要傻不拉几地比较好。

    马车里的公子明显地蹙起了眉头,表现出了一丝不满,可是见她无动于衷,自己也不能奈他何。但是……好美的美人啊,自己流连花丛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一个女子能够和眼前的这个美人相比的,所以,他打定了主意要将这个女子给弄伤马车。

    “姑娘,这雨恐怕是停步了的,如果这么等,天都黑了,要是天黑了,到时候天黑了两位姑娘就更加不安全了,在下不过是一个读书人,准备着今年的考试,好考上一个状元。两位难道还害怕我一个书生能对你们做什么?”男人将车帘拉开了一些,露出了自己白色的长衫,那白色的长衫将他儒雅的气质衬托地相当好。

    小丫鬟一见是个美男子,还如此好心彬彬有礼,立刻就兴奋地叫道:“小姐,这是个好人啊,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王爷又要罚奴婢跪板子了。”

    王爷?男人的心蓦地一抖,抬起头来诧异地看向花莹莹,“王爷?难道姑娘是哪位王爷的妻子?”据他所知,现在在都城的王爷都是年纪轻轻的,所以这位姑娘很有可能是哪位王爷的王妃,那自己还要不要下手呢?心里开始纠结了,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下手,朝廷的人自己惹不起啊。可是……这个美人真的好想得到啊,看着她那纷嫩纷嫩的唇瓣,自己就想一亲芳泽,视线下移,因为她的衣裳被雨水给打湿了,那妙曼的身子更是若隐若现,该死,自己的身体起反应了!

    他飞快地暗骂自己一声,随即抬头微微一笑看向面前的花莹莹,“姑娘?”

    “不必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花莹莹虽然表面柔软,心里却是个倔强的主,所以她飞快地就拒绝了眼前的男人。她虽然不经人事,可是在宫里待了这么些年,还会不知道这个男人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吗,看着自己的眼神如此灼热,一看就是没有好想法的!

    丫鬟还待失望,那位公子却是突然跳下了马车,身旁的小厮赶紧上前来给他打伞。

    他们朝着亭子这里而来,丫鬟有些紧张了,便飞快地挡在了自己身前的小姐身上。其实若是真的危险的时候,这个丫鬟估计跑得比鬼还快,只是今天有些不一样,因为眼前的这个俊俏的公子,这个丫头该不是着迷了吧?

    花莹莹无奈一叹,微微摇头,真是受不了,长得好看的男人多的是了,这个丫头至于吗?难道她是觉得每天看着王爷那一张脸,即使王爷长得再帅也不起任何的吸引力的作用了,而如今这个公子却是个新鲜的存在。等等……她家丫鬟何时变得如此饥渴了呢?

    “姑娘既然没伞,那本公子就把伞借给姑娘吧,姑娘可不要忘记还哦。”说着将小厮手中的伞一把抢了过去,交给了一旁的花莹莹的丫鬟手中,“在下住在段府,姑娘有空就记得来还哦。”说着还准备转身走掉。

    花莹莹却是一把抢过了丫鬟手中的伞,冲到了这个白衣男人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公子请把伞拿回去吧,公子的好意我心领了,多谢公子,还请公子带回去吧。”

    “你……”男子刚要说什么,却是被丫鬟的一声惊呼给打断了。

    “啊,小姐,那是王爷的马车!”丫鬟兴奋地跳了起来,救星来了啊!

    花莹莹一怔,转过头去,就见马车里飞快地跳下了龙紫玄,他也不等身旁的小厮打伞,便直直冲了过来,一把拉过了花莹莹,瞪向了站在面前的男人。

    “你是谁?居然敢欺负我家莹莹?”龙紫玄气势汹汹地瞪向面前的男人,要是让他知道这个男人有一段对花莹莹有不轨的地方,他一定将这个男人给折磨死!

    男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而至的男人,想起刚刚丫鬟口中叫着的王爷,随即皱眉,这个王爷脾气还真是暴躁。

    “你又是谁?我为什么要怕你呢?”

    龙紫玄冷笑一声,“为什么?就凭本王是大炎的王爷!皇上的亲弟弟!”他一字一顿地警告着这个男人,自己的身份。

    男人的眼睛越瞪越大,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这就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那么他身后的美人就是……顿时醒悟过来了,皇家的人他惹不起。

    “呵呵,原来是玄王爷,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王爷恕罪,多有得罪之处还请王爷大人不记小人过。”

    看着他如此谦卑地对自己说不计小人过,龙紫玄便不再多话,抢过花莹莹手中的伞打了起来,遮住了花莹莹的头顶,“你这丫头,有伞也不知道打,走,我们回去吧。”

    龙紫玄便就这么打着人家的伞,抱着花莹莹的肩膀往自个儿的马车走去,身后的小丫鬟则是被小厮撑着伞往马车而去,徒留下白衣的公子站在原地发呆。

    他当真是彻底呆住了,因为自己看上的美人就这么走了!

    一旁的小厮不忘提醒他,“公子,咱们的伞被拿走了。”可是他家公子却是一直都没有回过神来,直到那辆马车已经在前方的雾雨中消失不见了,他家公子才回过神来。

    ——————————————分割线——————————————

    一下了马车,花莹莹就打起了喷嚏,她身子骨比较柔软,所以这样子的事情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龙紫玄却是紧张地要命,一把抱起花莹莹,对着身后的丫鬟吩咐道:“快去备热水,请御医过来。”

    丫鬟忙点头,飞快地跑走了。难得见自家的小姐没有抗拒王爷的触碰呢!其实她也不想想,小姐都已经疲惫不堪了,哪里有力气去推开她家王爷。

    龙紫玄抱着花莹莹,一脚踢开了房门,将她给放到了床上,飞快地转身将门给关上了。

    只是此刻的花莹莹实在太困了,困意袭来,实在是忍受不住了。龙紫玄却是不愿意让她睡去,一把拍拍她的脸就叫道:“莹莹,你不能在这里睡着啊,全身都是湿的?”

    可是花莹莹哪里理他,困的要死,根本不理会龙紫玄的拍打。

    龙紫玄终于无奈了,双手捞起袖子,瞪着床上的某女,可是忽然又有些犹豫了,自己该不该这么干呢?毕竟……毕竟她还是个干干净净的姑娘。可是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又在叫道,没关系,反正她迟早是自己的!

    终于,龙紫玄被心里的另一道声音给屈服了,他飞快地扒开了花莹莹的衣裳,但是在脱到里衣的时候,他的手就顿住了。他不知道自己该继续下去,因为他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在急促,他已经很久没有砰过女人了,有几年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所以,此时此刻,面对花莹莹那诱人的躯体和那特有的体香,他觉得自己会把持不住。

    他猛地撤回了手,站起身来,只是没走,因为衣角被花莹莹给扯住了。

    “紫玄。”她忽然睁开了双眸,眨了眨眼眸,眼睫如蝶翼一般颤了颤,却是很认真地看着他,“坐下吧。”

    龙紫玄觉得这简直要他命,还要他坐下?

    “莹莹……”他必须得确定一下,这个丫头是不是故意的。

    花莹莹的确还搞不清楚状况,反而自己坐起了身子,“没事的,坐下吧,咦,我怎么只剩下这么一件衣裳了?”她刚坐起来就发觉了不对劲,一低头就瞧见了自己那白白的里衣,蓦地抬头瞪向了龙紫玄。

    只是龙紫玄忽然俯下头来吻住了她,猝不及防,震惊了她,也震惊着龙紫玄的心。

    花莹莹因为惊讶,嘴微微张着,让他的舌头更是长驱直入。她忘记了反抗,也发现自己有些沉醉在他的亲吻中,她并不是没有被他吻过,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那段时间他们的感情是最好的,可是自从自己做了皇后之位之后,他就和她变得无比地疏远了。她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因为她这是靠近他的开始,很好的开始。

    因为一开心,手也克制不住地开始攀上了他的肩膀,才发现他的肩膀好宽,让她很有安全感。

    龙紫玄的眼眸一沉,忽然将她给压倒在了床上,呼吸急促着索取着她的吻,两人的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早已分辨不出谁的声音了。

    花莹莹只感觉自己的胸前忽然一凉,一只微凉的手便抚上了她的身子,她忽然有些开始害怕,颤抖起来。她从未碰过这样的事情,她害怕只是因为她不懂,而不是当初面对龙紫炎。龙紫炎当初有那么几次差点就真的强要了她,她的害怕以及她的固执阻止了龙紫炎,从此以后,龙紫炎便不再碰她了。

    现在面对的这个男人不同,这是她爱的男人,真心爱的男人,所以她可以不用害怕。

    手有些微微颤抖地伸过去,开始颤抖着解开他的衣裳,一点点一点点地将他的衣裳全数拨开。

    龙紫玄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身子里一直住着一只困兽,他低吼一声,便彻底将花莹莹的身上的衣物全数脱尽了,他知道,女子的第一次一定很疼,所以他会小心翼翼而温柔的。

    可是第一次的疼痛是不可避免的……

    花莹莹至今还记得,那一次的痛,那种撕扯般的痛让她刚开始有些恨他,可是到了后面,她发现并不谁这样了,因为她开始依恋他,开始想要枕在他的臂弯里睡去,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被那样简单的幸福给填的满满的。

    拉回了思绪,花莹莹正认真地看着龙紫玄,“紫玄?”

    龙紫玄微微叹口气,却是坐在了床边,“莹莹,为什么不肯嫁给我?是因为你还不愿意放下紫炎对不对?”

    花莹莹摇头,她觉得自己需要好好解释一下,“不是,我只是不想在他得到幸福之前嫁给你,我觉得自己对不起他。紫玄……”

    “那么,现在呢?现在可愿意嫁给我?”龙紫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万分认真地问着,他已经等不及了,想要迫不及待地拥有她,真正地拥有她。

    花莹莹一个劲地点头,是啊,她好不容易和他走到了如今,一切都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就只是能够握住彼此的手就好了。

    ————————————————分割线——————————————

    “都说了你行动不方便,真是个固执的女人。”成亲的那一天,一黑一蓝的两个身影成了比新郎新娘更受瞩目的焦点。

    因为君宸烨那绝色俊美的容颜,也因为他怀里抱着的一个孕妇,那孕妇的肚子应该也有十个月左右了吧,看起来圆滚滚的了,大家都开始为君宸烨担心,这个孕妇会不会突然叫起来要生了。

    叶芊芊丝毫不为所动,只是看着正在拜堂的两个人,心里无限地感叹起来,“宸烨,他们还真是不容易啊。”

    “是啊,我们也真是不容易。”君宸烨哼了一身,表示了自己强烈的不满,该死的怀孕,他发誓,他再也不要小孩子了,他都已经十个月没有碰过她了,这种感觉可真是不好!

    听出了君宸烨那口气里的不满意,叶芊芊疑惑地转过头去看向他,“干嘛啊?和个怨妇一样的,走出去别说我认识你啊!”叶芊芊一眼就能够猜出某人的心思,小样,她还不知道他丫的在想什么吗,真是坏家伙,这种时候还想着那档子事。不过也不能怪他,这个男人体力这么好,却是这么久没有碰过女人,估计会郁闷死了吧?

    于是,叶芊芊决定做一回好妻子,温柔地挽住了君宸烨的手臂,说道:“宸烨啊,作为一个好妻子呢,好夫人呢,我同意你去逛青楼了。”

    “什么?”君宸烨怀疑自己出现幻听了,可是一转脸就看见叶芊芊那无比认真的表情,真有种冲动掐死她。这个丫头还可以更加过分点,自己不介意在她生完孩子后好好亲自教导她一番!

    “叶芊芊,你有胆再说一遍吗?”君宸烨放低了声音,声音里充满了威胁。

    叶芊芊缩了缩脖子,似乎自己的话惹他生气了,可是为什么呢,自己这不是大方体贴嘛,他居然还如此不高兴。直到好几个月后,她才知道,自己的确是惹到了某人,某人的记仇能力那可是相当地厉害,每夜都能够被他给折腾地散架。

    刚拜完堂,龙紫玄刚扶起花莹莹,却是忽然听见大堂里传来了一声惊呼声,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站在比较靠门口的一名孕妇,只见那名孕妇正捂着肚子叫痛。抱着她的俊美男人,一把将她抱起,暗骂了一声该死的。

    龙紫玄和花莹莹立刻明白了,叶芊芊是要生了!

    花莹莹一把扯下自己的红盖头,从新娘一下子转变成了接生婆。

    那一天,花莹莹觉得自己是终生难忘,可是也让自己更加觉得幸福了,因为看着叶芊芊和君宸烨的孩子时,心里越来越柔软了,她想,将来自己和龙紫玄的孩子也一定不比君宸烨和叶芊芊的差。

    “你也累了一天了吧,今天真是遗憾。”龙紫玄一走入房间里,就从花莹莹的身后抱住了她,将头埋在了她的颈项间,轻轻吹着气,“莹莹,你累吗?”

    花莹莹摇摇头,“不累啊,怎么了?难道你还准备给我揉揉肩捶捶背?”她半开着玩笑。

    龙紫玄却是勾起了一抹坏笑,“是啊,在床上给你揉揉肩捶捶背,如何?”

    花莹莹顿时羞红了脸,有些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喂,唔……”嘴巴忽然被他给堵上了,被他温柔地抱起走到了床边,她知道,从此以后,她和他,再也不会分开了,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分开他们了。

    叶芊芊的孩子生下后,花莹莹几乎是每天都会做好吃的给叶芊芊,君宸烨更是每天都必定在叶芊芊的床边,随叫随到,叶芊芊有一点吩咐的,他就立刻去做。

    花莹莹想起当初自己接生的时候,君宸烨站在门口,急的多次想冲进来都被龙紫玄给拦住了,他一定很着急,尤其是听着叶芊芊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喊叫声,直到孩子的哭声让她的喊叫停止。

    君宸烨是第一个冲进屋内的,花莹莹看着累得满头大汗的叶芊芊,总算是放下了一颗心。

    她便悄悄退出了他们的二人,不,应该说是三人世界,去找龙紫玄过他们的二人世界去了。

    她只想这么看着,看着所有人包括自己,都拥有着满满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