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准备过年

良池 / 著投票加入书签

38文学 www.38wx.com,最快更新重生之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既然北京回不去了,那就自然是就在王珃玏家过年的,所以这两天宋徽和刘芸一有空就出去采买过年所需的东西。

    一些菜啊零食啊鞭炮什么的基本上都准备齐了,甚至还抽空给王珃玏买了好些新衣服。虽然不能和在北京买的相提并论,但王珃玏也不嫌弃,这是宋徽的心意,衣服再差都是好的。

    在农村不比在大城市里,缺什么就到超市里买就行,农村里的一应东西都是要赶着在不同的地方才能买到。

    比如说猪肉,农村里有些人是有自家养殖的猪,喂的都是稻壳儿野菜猪草,长的可结实了。到了年关请专门的杀猪佬过来宰了,连着红包再送一些猪肉给他,剩下的大部分都是留着自己吃。

    如果觉得自己吃不完,那就预留下一些自家要吃的,其余的就拿出去买了,这时候就会有许多的村民过来买猪肉,新鲜的很,跟城市里饲料养殖的冷藏猪肉可就不一样

    所以一般在农村里年关将近的时候,总是能看到有的人家门口围着好些人,他们大多都是过去买猪肉的。

    宋徽也体验了一把,腊月二十三那天一大早,王珃玏隔了三户的人家就请了人过来杀猪。一头壮实的大黑猪被倒吊着,杀猪佬将杀猪刀磨利索了,快准狠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几个来回就将一头几百斤的黑猪给肢解了。

    这场面着实血腥,宋徽只看了一点儿就不敢再多看,那大黑猪凄惨的嚎叫声太闹心,宋徽吓得赶紧回了家,过了好一会儿等到那户人家的小孙子过来叫了,她才又跟着刘芸过去买猪肉。

    乡下人热情,王珃玏一家回来的时候带了好些北京的特产和零食分发给了众人,那买猪肉的就是其中一个。现在见宋徽和刘芸过来买肉,原本要的是二十斤,人愣是给了二十二三斤,还送了一副猪耳朵。

    这倒把宋徽给弄得不好意思了,想她们在北京超市里或者菜市场买菜,哪一回不是缺斤少两?那些菜贩子生怕多给了一点点都会破产似的,哪像农村,多给还不算,临了还送了一副猪耳朵。虽然农村里有想王珃玏她姑奶奶这样奇葩的人,但多数还是古道热肠的人啊!

    “啧啧啧!真新鲜呐!北京哪能买到这种好猪肉啊1拎着大半篮子的猪肉,宋徽一边走一边感慨着,而且一看肉质就好,不想超市里买的那样,还得扒开了看才能看到一点儿瘦肉。

    “可不是,自家养的,吃的可都是粮食呢!今儿把肉买了,明天再去买两只老母鸡,顺便看看有没有土鸡蛋,屯点儿以后给你带回去送人。”

    刘芸觉得这人啊,就是一种奇怪的生物,********的削尖了脑袋往城市里钻。等到了城市里做了城里人,就开始瞧不起乡下人,也不想想自个儿就是农村人上去的。

    等过了一段时间城里人大鱼大肉的生活,却又开始想乡下的土货来,什么土鸡土鸭土鸡蛋,就连原本喂猪的野菜都成了好东西。真的是搞不明白这人都是怎么想的!

    “哎~!这个好,我家国庆他四弟妹明年五月份左右就要生了,正愁不知道送什么好呢1土鸡蛋在城里可是非常紧俏的,有钱都想不到的好东西呢!

    “是嘛!那我就托人问问看有没有更多的,生孩子吃这个可补了,老母鸡也弄几只。”

    “嗯1两人兴高采烈的商量着买几只老母鸡好,却不知道非典在全国爆发后所有人都是谈禽色变,尤其是城市里,谁还敢吃家禽啊!

    年二十八开始,宋徽就和刘芸两人着手做菜,像蛋饺、糯米丸子藕丸子以及其它可以保存的熟食都是要提前做的,这样三十儿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放锅里煮着吃了。

    对于莲藕还能做成丸子,唐国庆自家子都是闻所未闻,在他们的认知里,莲藕一般都是做菜来吃的,而且北方还真的太少有这些东西了,也算是个新鲜货吧!

    唐、王两家人凑在一起也有六个人,唐国庆和王洲扬也不去村口下棋打麻将了,王珃玏和唐衡非也不去逛街,二十八这天一大早就都进了厨房。

    六个人分工明确,王洲扬教着唐国庆用专门的东西擦着莲藕,务必要将莲藕擦成泥状。王珃玏教着唐衡非将泥状的莲藕抟(tuan读第二声)成一个个小团子,约莫是半个乒乓球大小的样子即可。

    而刘芸和宋徽则是将抟好的莲藕丸子下锅油炸,要小心的看着火候,不能让丸子散了。等到香味儿出来看着色泽由浅变深,这时候差不多就能出锅了,等到放凉一会儿后就能直接吃,一口一个,特别的爽口!

    糯米丸子也是一样的做法,然后就是其它的熟食,仅仅一上午的时间,六个人就将两天要做的工作量都给做完了。

    中午吃的是糖炒年糕和煮年糕,不都说北方过年吃的和南方不一样嘛,这个就是一件儿了。北方吃饺子,南方吃年糕!

    南方的年糕是用新鲜的糯米磨碎了,打成长方体的糕状,色泽雪白口感绵软。将长长的年糕切成一小段儿一小段儿的,再用上午炸的莲藕丸子和糯米丸子一起煮了,香的宋徽和唐国庆恨不得把锅都给吞了。

    糖炒的也要切成小段儿,防止不能入味,放上白糖或者红糖一通炒,一点儿也不比外面卖的甜点差多少。

    “往常一直听别人说南方的年糕怎么怎么样,这不吃不知道,可一点儿也不比我们北方的饺子差。还有这莲藕丸子,我说你们南方人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这么个吃法儿啊?”一个人连吃两大碗,宋徽撑的都走不动道儿,腆着肚子躺在沙发上回味着,决定以后回去了也得带些回去,真是太好吃了。

    刘芸好笑的看着宋徽这副模样,这得是在饿牢里关了多少年才能吃成这个德行?“能怎么想?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南方就盛产这些东西,当然是怎么能吃好吃怎么来呗1

    到了年二十九,六人将房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个遍,该贴的贴该换的换,蒸煮烹炸,所有的东西都弄好了之后就坐等大年三十儿的到来啦!

    三十儿一大早,王珃玏还没起床呢,就能听到楼下小孩子们当小炮仗的声音,笑着吵着闹着,过年的氛围真真是浓烈。

    掀开被子披上棉袄,王珃玏扒在窗户边看着孩子们村口村尾的到处跑着,所到之处留下的都是以前炮竹声。有多久没有经历过这么欢快的年景了?

    虽然二十七二十八洗福日的时候已经洗过澡了,但是一想到接下来三五天都不能在换洗,王珃玏还是跑进浴室舒舒服服的冲了一把澡。

    看着柜子里满满当当的衣服,王珃玏又开始发愁了,过年嘛!肯定是要穿新衣服的,但是这满满一柜子的衣服该怎么搭配呢?唉~!早知道当初和老爸从北京来的时候,就不多此一举的额外多待了一箱子的衣服了。

    南方的室外温度要比北京的高多了,虽然室内没有北方的暖气,但王珃玏她们家非常先进的装了空调,这一天到晚的开着制暖,总得来说是不大冷的。

    所以啊,那些厚重的羽绒服就不用穿了。选了一件后面带着连体帽,大红色及膝直筒毛呢大衣,里面穿一件白色低领毛衣,黑色打底裤外面再穿一条大红色格子裙子,长度到大腿中部。

    脚上是一双黑色到小腿肚的英伦牛皮靴,这是唐衡非从英国回来的时候给带回来的。将两边的头发绕着前额顶编成发圈儿的样子,上面别几根珍珠发夹,身后披散着的头发用夹板给圈成大波浪状。

    脖子上围着一条咖啡色围脖,将大衣的扣子敞开,这么一打扮,别提有多洋气了。起码在这审美水准普遍底下的农村,王珃玏这绝对是独一份儿。

    宋徽和刘芸早就起来了,这会儿正和几个来串门儿的婶婶阿姨们唠嗑呢,王珃玏下楼来觅食,见到这些邻里长辈们笑呵呵的打着招呼,嘴巴跟抹了蜜糖似的婶婶阿姨的叫着。

    “哎呦!你们家玏玏真不愧是电视明星啊,这长的就是好看1其中一个婶婶热切的打量着王珃玏的穿着,旁边坐着一个小姑娘正吃着果盘上的巧克力,看到王珃玏那一身甚是眼馋。

    “是哦是哦!就跟那海报上的明星一模一样!哎!你家玏玏那衣服是在哪儿买的?贵不贵?改天我也给我家丫头买一件去1说话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阿姨。

    过完年就十三岁的王珃玏已经开始长出模样了,脸型越来越和前世的鹅蛋脸相近,只是两颊还有浓浓的婴儿肥。

    圆溜溜的杏眼,细长眉,小巧的猫弧嘴,不笑似笑,这么一副模样小时候可爱,长大了娇俏。王珃玏亏就亏在个儿不高,要是只在南方比也算可以的了,可是放到北方就真真被比成了霍比特人。

    刘芸尴尬的笑笑,王珃玏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唐衡非从国外给寄回来的,或者她从惯穿的品牌店里买的,反正钱都是王珃玏自己挣的,不给她花给谁花?所以那个阿姨这么一问,刘芸也不好说话了。

    宋徽可没刘芸这样的觉悟,她是北京人,家境也不错,对于一些人情世故还是不如刘芸来的老练。

    笑呵呵的将吃着早点的王珃玏招呼到自己的身边坐下,“这衣服是我儿子从英国带回来的,贵倒是不贵,大概就八九百的样子吧1

    话还没说完呢,宋徽就觉得刘芸在一边怼着自己的胳膊,于是疑惑的望着她。刘芸用眼神示意她看看对面那个刚刚问衣服加钱的阿姨,宋徽顺着视线一看,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多嘴了。

    王珃玏知道她家宋阿姨的为人,不是故意炫富,只是从小没有过过苦日子,也从不为钱财发愁,所以对于金钱观念淡漠的很。要知道,她身上这件八九百块的大衣,足够对面那个阿姨一家子买好几身新衣服了。

    果然,一听到一件大衣要小一千块,那个阿姨的眼神就变了,“我的乖乖!那我们可穿不起,要一千呐1心里却是想着,这王家以前穷困潦倒的,没想到现在是真的发达了,连个一千块钱的衣服都舍得给个小孩子买。

    一个包子完全不够王珃玏塞牙缝,她又懒得当动物给这些阿姨婶婶们观赏,于是跑进厨房独自享受着早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