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番外:生子

笑蓝 / 著投票加入书签

38文学 www.38wx.com,最快更新重生之包子奋斗记最新章节!

    一九九四年夏,陈心霓去了趟国外看舅舅戴淮山。戴淮山身体不太好,现在已经不太到处飞了,将事情都交给了儿子处理。陈心霓之前一直有疑问,戴淮山看上去很精明老练,就算当初陈二芬用了她的身份,也不至于那么简单就认了陈二芬,如今她才知道,因为和沈隋的关系,也因为提前去港岛留了消息,才让戴淮山这一世提前找到她,前世找到省城的时间晚了几年,也就是这段时间他身体渐渐不好,尤其是眼疾严重看人都看不清楚,之前戴淮山并没有提自己的病只是问陈心霓要不要来国外陪他,陈心霓没答应他便作罢,之后每年都会来看她。

    陈心霓知道时,病情已经有些严重了,让她有些内疚,不再让戴淮山奔波,留在家里好好休养,她每年去看他。

    这次因为陈心霓来看望戴淮山的同时在附近的学校进修学习设计,所以呆的时间更长一点。

    段冶因为贸易做大了不再那么清闲,陪了陈心霓一段时间便有事离开了。

    虽然天天有通话,陈心霓还是很想段冶,没有段冶在身边感觉日子都无聊了好多,这让陈心霓有些无语,想让他离不开她的,她已经离不开他了……

    这一天陈心霓放学后开车回舅舅家,看到了站在路边朝她笑的段冶,还以为是看错了,开过去仔细一看果然是他。

    和平时总是不修篇幅,随便套一纯色棉布短袖加大短裤不太一样,他穿了衬衫西裤,外套还在手臂上搭着。

    陈心霓停了车下来扑了过去抱住段冶两人先来了一个深吻才放开彼此,眼神还是互相粘在一起看着彼此。

    “你这从哪里来,穿成这样?热的汗都出来了”陈心霓看段冶额头的汗问道。

    “开会签协议,衣服没换就找你来了,想死我了……”段冶抱着陈心霓进了车里,他自己开起车。

    “成了?”陈心霓知道段冶去做什么了,有些小激动。虽然赚了很多钱了,不过能收购未来互联网大牛市值可能达到上千亿的如今还是小透明的公司她还是很激动的。

    “当然了,老婆吩咐的当然要成了,这次呆不了几天,我还要去参加供应商竞标”段冶说道。

    “知道了,你可以把事情都交给段轩做嘛”陈心霓看段冶有些疲累说道,心里暗暗对苏涵说了声对不起…

    “他也忙着呢,等稳定下来,我就请个专业经理人,到时候我们就天天在一起,就怕你看烦了我…”段冶笑道。

    “我才不会烦!”陈心霓嘟嘴说道。

    “宝贝儿,我们在这儿来个车震吧,我等不及回去了…”段冶看陈心霓的表情是那么笃定和依赖心里一颤停了车凑近她说道。

    “不害臊,这个车窗玻璃透的!”陈心霓红了下脸还是理智的说道。

    “那我们可以去那边草丛打野战…”段冶又出馊主意。

    “……有虫子吧,没垫子扎人…”陈心霓还真考虑了下说着。

    “哈哈哈…那我们先回去吧,我家宝贝都等不及了,还真考虑要野战了,下次带上帐篷垫子满足你…”段冶吻了下陈心霓的唇笑着说到,说完便启动了车子。

    “你逗我玩儿是吧,很好笑吗?嗯?”虽然已经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女孩了,被段冶这么调侃还是让陈心霓满脸通红,不甘心的手伸了过去覆盖在段冶的裤子上摸了摸,顿时摸出一个凸起,然后立即抽手不管了…

    “……小坏蛋,你等着”因为陈心霓坐车上,段冶手握方向盘专心开车,被陈心霓给得手了,看到前方戴淮山家马上就到,已经有人出来迎了对陈心霓说了句稳稳开着车到了戴淮山家门口停下来。

    陈心霓先下车过去扶住了出来的舅舅,段冶随后下来手上搭着他的外套。

    “舅舅,舅妈”段冶下来跟戴淮山和他妻子打招呼。

    “是小段来了啊,我说今天霓霓怎么晚回来了,都进屋吧”戴淮山看到他笑道。

    “小段,衣服我给你拿着吧”戴淮山妻子对段冶说道。

    “舅妈您别客气,我自己能拿动…”段冶赶紧拒绝,陈心霓在前面听着憋着笑。

    “我帮你挂起来吧”舅妈也是好客,到了房间说着,段冶只能招架着礼貌拒绝。

    “他出了一身汗,先去洗个澡再下来吃饭吧,换洗衣服都在老地方”陈心霓看段冶犯囧默默笑话一会儿解围,段冶才得空去房间洗澡。

    “我要让你明天下不了床!”吃过饭聊了会儿,段冶和陈心霓才得空单独在一起,段冶一进房间就抱着陈心霓恶狠狠的说道眼里都是渴望。

    “来啊,榨干你…”陈心霓抱住段冶腿盘在他的腰上不甘示弱的说道。

    不过是十来天没见两人久别胜新婚,对彼此都充满渴望和爱恋,一场酣战不需要太多话直接开始了…

    “宝贝儿,这次我走你跟着我吧,这几天我天天想你…”洗过澡段冶抱着陈心霓说着。

    “可怜,不过,我还要上课…舅舅这边大哥也不在,家里没人,我要多陪陪他…”陈心霓摸着段冶的脸安慰道。

    “你又要来了,肚子会痛,跟在我身边我比较放心”段冶说道。

    这几年陈心霓经过中西医综合治疗已经好多了,她的身体素质也增强了不少,时间上已经基本正常了,也没以前那么痛了,不过还是会伴随腰腹酸软,会有些难受,每次段冶都会给她按摩,她也依赖上了。

    “没事了,现在已经好多了…感觉不好我会叫你的…你放心吧…对了,开发的新型超薄透气护翼卫生巾出来了吗?让我试用下,夏天好热的”陈心霓还以为段冶让她跟着是要滚床单呢,被段冶提醒她才想起每月一来的老朋友快来了…

    “就知道你要问带了给你…上次你设计那个护翼加上后,我们那个生产线已经不够用了,又加了几个,销量太好了…怎么加了两个边贵了好多还有人买,女人就是搞不懂…”段冶说着。

    “人带了翅膀都变鸟人升值了,好吗?哈哈哈…”陈心霓听段冶讲,忍不住窝在他怀里笑。

    “再告诉你一件可乐的事,沈隋姥姥给沈隋找的旺夫益子的好媳妇儿上个月和老太太吵架把老太太气的脑溢血了…”段冶在陈心霓笑了会儿后说道。沈隋在之后听从姥姥安排娶了一个家世相当八字相合的女人,没想到那女人十分的彪悍,虽然对沈隋还好,对他的家人却很暴躁,动不动就会吵架。

    “什么可乐事,就你坏心眼,还小心眼”陈心霓头蹭在段冶颈窝呵气说着。对沈隋她早就放下了,只当他是普通朋友,不过某人可没放下,时不时喜欢踩人一下,实在是恶趣味。如今郑沈两家那点资产只不过是陈心霓的一个小分支,物质上已经没有可比性了。

    “我就是小心眼,后悔死他们,天天哭才好…没够,是吧?等会哭了,别赖我”段冶被陈心霓呵的痒痒,转身把人压在了身下边啃着边说,陈心霓没说话只抱着他回应…

    段冶和陈心霓一起呆了两天便急匆匆的走了,这一走过了一个多月都没回来,陈心霓基本按期来的月事也没来,她也没在意以为是来了国外水土不服,继续上课照顾戴淮山。

    一天晚上陈心霓接到了还在国内的苏涵的电话,两个人也是从陈心霓来国外分开的,时不时就会通话。

    “霓霓,我怀孕了,怀孕了,怀孕了!!”苏涵在陈心霓接了电话后就迫不及待的说着,语气里都是激动。

    “谁的?”陈心霓很冷静的问道,貌似苏涵没和陈心霓说过和段轩如何吧,两人最近的的情况是勉强到了有共同话题可以聊天的好朋友阶段!

    “当然是轩轩的了,还能是谁的!!我现在要奉子成婚了!!你不要扯别的!快点回来,我怕我妈!”苏涵语速很快的说道。

    “你别激动,你确认了吗?”陈心霓再次确认,段轩不像冲动的人啊…

    “百分之百确认,都两个多月了!”苏涵说道。

    “你淡定一点,阿姨很喜欢段轩的,又不会吃掉你,你现在注意休息别激动…别乱吃东西,去看看医生,营养得跟上…”陈心霓镇定的跟苏涵交代着,心里羡慕起他们,这两个家伙才做了几次,就中了,她和段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双休日的做,做了几年都没中…

    “霓霓,你这么一说我淡定多了…”苏涵语气稍缓了些说道。

    “你跟段轩怎么回事,不会是酒后乱x吧”陈心霓追问很是好奇。

    “没有啦…就是上次我们两个在说话,我花痴轩轩好帅,说最喜欢轩轩,你说你家段冶最帅,争了半天,被轩轩听到了…那天你和段冶一起走了让轩轩送我,他问我是不是喜欢他,我硬着头皮承认了,才知道,靠,他暗恋了我好几年!然后,然后我们就好了…特么的浪费了我好几年!”苏涵说着语气有些后悔有些义愤填膺。

    “哈哈哈……”陈心霓很没形象的大笑起来,话说她看着苏涵喜欢段轩着急的很,老给他们两人制造机会,还问了段轩对苏涵的意思,段轩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什么,每次回答的都很官方,感觉印象一般,是个朋友一样,陈心霓只能干着急了,没想到,两人这么纠结…

    “你能不能别笑了!!”苏涵有些气急败坏的说着。

    “我猜你一定特别饥渴把人家段轩给扑倒了…”陈心霓开玩笑道。

    “你闭嘴!”苏涵敲着话筒。

    “我不开玩笑了……说真的,你快告诉段轩吧,叫他来,一方面照顾你,一方面带你一起回家见你爸爸妈妈…把事情都交给他,你现在就负责养好身体…”陈心霓不再调侃说道。

    “我知道了,从医院回来慌的很,给你打个电话果然明智…霓霓你也快点怀一个,两个孩子异性可以指腹为婚,同性可以结拜,好美好啊……”苏涵说着。

    “笨蛋,我就算怀上也不能指腹为婚,俩孩子是近亲!同性也根本不需要结拜,是有血缘关系的好吧?”陈心霓笑骂道。

    “呃,差点忘记了…”苏涵恍然。

    两人又说了几句,苏涵安心之后才挂了电话,陈心霓刚才聊的挺开心的,挂了电话后,周围安静下来,心情也低落起来,前几年没感觉,这几年,她特别想有一个和段冶的孩子,所以很努力的锻炼身体,耐着性子喝各种奇怪的药治疗,却似乎没什么效果,肚子怎么也没动静,之前偶尔几次月事来迟还有些小期盼,几次失望后有些颓然了。

    洗了个澡上床后陈心霓和段冶通了一个电话,告诉了段冶苏涵和段轩的事情,两人计划着要回去一趟了,机票都买好了,却因为陈心霓在家里收拾东西时突然晕倒搁浅了。

    “你来了啊,早上吃饭时没胃口只吃了一点,下次我会注意的…别担心…”陈心霓从昏沉中醒来看到了段冶的脸,看他脸色不太好,朝他笑了笑说道。

    “宝贝儿…”段冶开口叫了声陈心霓亲了亲她的脸蛋继续说道“你是得注意了,早饭不好好吃,脸色这么差,以后我得把你绑在身上随身携带了…”

    “别这么严肃…我错了,以后我会注意的”陈心霓摸了摸段冶的脸认错道。

    “身体有情况也不向我及时反应,我可不想要惊喜,都快三个月了,以后你要吃的更多,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营养肯定要跟上…”段冶顺了下陈心霓的头发说着给她端来食盒喂食。

    “什么,两个人?”陈心霓反应了下问道。

    “当然是两个人了,肚子里还有一个…宝贝,你自己不知道吗?我以为你要给我惊喜故意瞒着”段冶顿了下说道。

    “单子呢,给我看看,这种事我怎么可能瞒你肯定第一个告诉你啊”陈心霓忙说道拿到段冶递给她的单子看了好一会儿,手开始颤抖,眼泪跟着往下掉。

    “宝贝儿,别哭…别哭…”

    段冶忙放下了食盒抱住了陈心霓安抚。

    “我是高兴,段冶,我终于有你的孩子了…”陈心霓瘪了瘪嘴巴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那是我们的…宝贝儿,别哭了,要好好吃饭,要不然宝宝也饿的…”段冶给陈心霓擦了眼泪柔声说道。

    “嗯,嗯,我吃!”陈心霓来了胃口,在段冶手上擦了眼泪被段冶喂着吃了好多。

    陈心霓住院观察了下回到了舅舅家修养,因为陈心霓身体本来就特殊,前三个月也不太稳定,陈心霓暂时没敢冒险坐飞机,段冶要陪陈心霓也没回去,段轩和苏涵只能独自面对苏家人了。

    陈心霓养到四个月时,本来要走的,谁知b超结果现实怀的双胞胎,他们又不敢乱动了,直养到了六七个月时,段冶才带着陈心霓回去。陈心霓和苏涵分开时还彼此啥都没有,面条的如一条闪电,再次见面,成了两个大肚婆,一见面就相互看着忍不住笑话。

    “听说生孩子特别痛!”苏涵一直害怕着,在陈心霓跟前念叨。

    “反正我不怕,医生说我以前的痛经和生个孩子差不多,最多不过那样痛痛,很快的…”陈心霓很淡定,很期待。因为怀得是双胎,她的肚子特别大,而且因为营养很好,整个人也胖了几圈儿。

    陈心霓虽然说的淡定,到了发动那天还是被一波一波的阵痛折磨的死去活来,一次还要生两个,难度更大,随着医生宣布俩孩子都出来了,她已经下定决心再也不要生了!

    没来得及仔细看两个小东西,陈心霓累的睡了过去。

    恍恍惚惚中,看到了段冶,他好像在对自己笑,脸在笑,身上却都是血,看上去很可怕,那画面里也有陈心霓,她满脸泪水呆愣愣的看着流血的段冶,如失了魂一样…

    其他画面也扑面而来,陈心霓清醒着,带着上帝视角旁观。她明白了,为什么,上一世,那个她会如此执着于死去的段冶,没有被改变的上一世,新婚后,段冶带着她走了,碰到了那个父母的肇事者,只是因为她丝毫自保没有,又傻乎乎不知道躲避逃跑,被人拿住要挟段冶,段冶为了保护她才死的…

    “宝贝儿,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别怕,别怕,我在呢…”陈心霓被段冶的声音从奇怪的梦境拉回,看到真实的段冶,他的手背在擦着她的眼泪,他的眼底青黑眼白有血丝,她心疼的揪着。

    “孩子都很好,只是不足月,在保温箱观察,一个男宝宝,一个女宝宝,大的是女宝宝…等你好点我带你去看…”段冶吻了下陈心霓的唇轻声说着,给她擦拭着额头脸颊的汗。

    “段冶,我爱你”陈心霓张嘴向说什么只说出了这几个字。

    “我也爱你,宝贝儿…乖,做了什么噩梦都别想了,有我在,什么也不用怕,知道吗?饿了吗?我喂你吃点东西”段冶说着。

    “嗯嗯…”陈心霓答应着,眼睛又有些模糊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要努力的幸福的活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