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爆破英雄

茶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38文学 www.38wx.com,最快更新最萌召唤师最新章节!

    记忆魔法球有时候可以放得很大,可以回放一些事情。

    现在,我们就坐在边上,看着那时候发生的事情。

    红名的玩家下来抢怪到杀人,阿玲拉着我就跑。

    我站住了。

    然后,我自己已经动不了。系统以它固定的姿势,一招崩山裂地斩跳了过去。

    “放慢。”小生在说着。

    看到我不会,然后干脆还是完全共享给他,他在给我放慢动作。

    镜头里面显示,我落地的同时,已经把他们两个人震死。然后,红名玩家会爆出自己身上很多的东西。

    有装备,还有很多好像是材料,桶状的。

    我这一招分四次攻击,第一次是裂地的震地,后三次是岩浆的火系伤害。不过是在一秒钟之内发出,一般会感觉不到延迟。

    然后,当岩浆的火系伤害爆发出来把那些桶状物冲起来的时候,记忆魔法球里一片的火红。

    看不到东西了。

    `

    “真相大白啦,英雄。”小生冲着我一抱拳,做一个武侠电视里的姿势。

    得了吧,不要挖苦我了。

    知道他不是什么大神官以后对他的感觉一下子变得亲切了起来。叫大神官太吓人。不过,如果你的称号是大神官,npc就会以为你是大神官。

    等等,大白?

    什么大白?我根本就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啊。后面没了,看不到。

    “你攻击是火属性?”小生开始问我。

    我点头。

    “5格范围大技能?”他继续问。

    嗯。

    然后他笑了:“你知道他们这次走货运的是什么吗?”

    红名玩家一般不敢去练级,但是可以跟着货车卖货。只要在货运马车里就是安全的。不过,他们身上带的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

    “炸药桶,开矿用的。这里是铁矿附近。”小生苦笑着看着我。

    ……

    布雷德是英文blade的音译,指剑刃,或者刀片。布雷德就是剑士的故乡。

    而阿尔达纳是山城,这里是铁矿矿脉的集中地。整个的阿尔达纳地区就是供给整个人族兵器的几大矿石基地之一。

    对本土人来讲,炸药是用来开挖铁矿的最好工具。不过,由于其巨大的威力而一直被本土人认为是违禁品,严禁走私贩卖。这直接造成了炸药桶的两地差价。

    玩家不同,玩家一次可以从加隆的硝石场那边携带大量的炸药桶过来而不用被本土人查。于是,很多玩家会来做炸药生意。

    玩家的包裹深不可测,里面装什么都是可以的。方便啊。

    不过,有个常识要知道。贩卖炸药桶的时候请勿吸烟,有一点点火星都会害死一群人。

    `

    不会这么巧吧。

    两位红名的先生们刚好贩卖炸药桶给矿山。我半路一棍子把人拍死了,爆了一地的炸药桶。然后……那东西遇到岩浆会爆炸的……

    不爆炸的炸药桶肯定是假货。

    “除了你自己在发招的无敌时间以外,其余人没有活着的。而且,就那爆炸当量,我100级过去也得死。”这个是结论。

    ……

    喂,老天爷,商量下好不,能不能不要这么玩我。

    “英雄,你以后想怎么办?”小生问着我。

    我看了看自己的状态栏,500多小时的红名,要20天才能消完。

    阿玲好像从刚才就一直在沉默着,不说话。

    “这个,不能帮消掉吗?”我不报什么希望地看着一脸怪笑的小生。

    “玩家不能影响npc系统。”那家伙直接给我这么一句。

    ?濉?p>  `

    红名。

    pk的最基本表现。

    不允许使用银行仓库,不允许住店,在哨兵视野范围内会被追杀,被杀会爆身上大部分装备。

    可以组队,但组队的话,全队按罪恶值最大的红名算。

    那怎么办?

    我这是多灾多难啊。

    刚想问下阿玲怎么办,看到她低低的脸。

    “阿玲?”我奇怪。她今天怎么了?

    她好像在犹豫着什么。如果有心事我不会去问,但,关心一下还是可以的吧。

    就见她在那里犹豫了很久,然后好像决定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来:“苏,我要走了。”

    ……

    `

    “哦。”我点着头。

    我知道的。

    “就这样?”她一愣。

    “嗯。”我点头。我本就计划她40级的时候让她一个人去提丰的,现在也一样。虽然有了点小小的波折。

    呃,好吧,不小的波折。可是,结果没变不是么。我由刚开始的攻击低练不了级变成现在的红名不能练级,没多大差别。

    “不会抱怨我在最艰难时候离开你?”她拉着我的手,寻求着我的保证。

    “你错了。”我学着她的姿势,一只手指在那里晃啊晃,“我没有最艰难的时候,一直就这么艰难。”

    天将降……

    得了。还背。

    `

    阿玲走了。

    我没有去送她,只是目送她出这个法院的门口。

    我们应该不会见面了吧。或许,我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当知道她是一个大号重生的以后,更确定了。

    “要不要我唱一首《分骨肉》,来送别一下。”我突发奇想。

    咚地一声,她给撞门上了。

    “苏!”她抓着门大声抱怨着。

    哈哈哈哈……

    分别的时候,应该是快乐的,才对嘛。

    `

    阿玲走了。

    出去的时候,没有留恋。只是摇摇头,在挥洒地向后挥了挥手。

    感觉有点伤感。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这个是我在这个世界里第一个朋友,一直从小把我带大,一点一点教我的人。

    说不悲伤,那是骗自己的吧。

    “哭了?”小生在边上问。他有把脸横过来看我的眼睛。

    “才没有。”我抚着额头,让那种讨厌的情绪离开。

    一转眼,看到小生坐在边上,恢复了那种端正的模样。他给人感觉很奇怪,威严的时候很威严,有一种大将风范。不过,有时候会很随意,会跟人开玩笑。

    “我能走了吗?”我问。

    “你出不去。”小生在卖着关子。

    “为什么?”

    “门口卫兵会砍你的。”

    ……

    呃,我红名,卫兵见到会追杀我。

    “那怎么办?”我还在疑问,下一刻,我的身子已经被抱起来了。

    他在,飞?他有翅膀的?白色的翅膀宛如天使。

    “我们可以从天窗出去。”看到我的疑问,他解释着。

    可是……

    `

    “为什么帮我?”好吧,我很轻。你们单手就能抱是吧,也不问下我的意见。

    “你是我的英雄。”这个是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