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新生(大结局)

深陷泥潭 / 著投票加入书签

38文学 www.38wx.com,最快更新梦想城的轮盘最新章节!

    “这里......又一次只剩我一个人了。”

    这里看起来像一个科研机构,男人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

    “那我来伴随你至终结如何呢?”

    清朗的笑声伴随着一阵黑色的旋风刮了进来,只见男人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身披黑色大衣,里面是一件藏蓝色的中山装,头顶军官帽。他健步如飞,立马走到了椅子上的男人面前。

    “叶白,最后跟我对弈的人果然还是你埃”他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椅子上的男人。

    叶白笑了笑:“陈先生,你看错了,我不是你说的那个叶白。”

    陈长关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淡淡一笑:“没关系,我只要一个对手就好。”

    叶白伸了个懒腰,眼中突然划过一道锐利的光。他把椅子转向陈长关,迅从背后掏出........一盒象棋!!!

    他冲陈长关一笑:“咱们先从象棋开始吧,怎么样?”

    “求之不得1陈长关一抱拳

    ......于是两人玩起了象棋!

    玩着玩着,陈长关捏着子迟疑了一下,他问叶白:“那他去哪了呢?”

    “去了五年前。”叶白很随意的说。

    陈长关砸了砸嘴:“那咱们这边是不是很快就要失去意义了?那就算他回去了结局也改变不了吧?”

    叶白笑了,他提了提眼镜神秘莫测的说:“你陈长关居然不知道?嘿!只要有人记得,就不会失去意义,他回去的话确实会导致这边的崩坏被变动的时间线抹掉,那边世界线也会根据他做出一定的变动。不过频率不大,咱们应该能下完几盘。”

    陈长关不解:“时间线的变得不应该是在无限可能性的不同路线中跳跃吗?”

    叶白则摇了摇头:“这个不一样,他是沿着咱们所处的时间线倒退回去的。”

    “那.....”陈长关面色有点难看,他面色慌张,嘴里念叨‘那岂不是’。然后赶紧看向棋盘:“咱们赶紧下棋吧,我还想下围棋呢1

    ..........

    时空机里。

    男人抱住脑袋,此刻他感觉脑袋就好像是个皮球,到现在还有人不断往里吹气。他此刻心中大喊着‘要炸了’。机器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痛苦,闷哼一声仿佛加快了度。

    咚!

    机器坠落到了什么地方,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面前的舱门把里面积攒的压力全部释放了出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小的修理间,到处都是机油和铁锈味。他走下机器,迷茫的看着周围。

    “谁!?”他敏锐的察觉到有人躲在修理间里面,因为他听到了呼吸声。

    “你最好自己出来,否则......”他眯起一个危险的弧度。

    他的威胁很奏效,距离他不远处的一个铁桶里钻出一个蓬头垢面的小男孩,小男孩戴着一副光学眼镜,两只小眼睛眯的很紧,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防静电的工作服。

    男人愣了一下,小男孩误以为他要对他做什么立即大叫一声。

    然而这是男人听不懂的语言,男人眼神复杂:“你叫什么?”

    他用的中文,他本以为孩子会听不懂,因为孩子看起来像意大利人。孩子好像听懂了,还张了张嘴一副吃惊的样子,简直能塞下一颗鹅蛋。孩子哽咽了一下用中文标准话极为标准的口音回答男人:“我叫温彻斯理查斯。”

    男人的目光一点点柔和了下来,他看着这个温彻斯指了指身后的机器:“很高兴你会说中文,我猜你很喜欢明,你能帮我看看身后的机器吗?我想它出了点故障。”

    温彻斯努力的点了点头,虽说鼓起勇气了,在面对这样陌生的男人时胆小的他还是小心翼翼地绕过男人走到机器前。他近舱里眼睛顿时一亮,然后坐在里面摁了摁那些摁钮,回过头来问男人:“大哥哥,虽然不知你为什么会说这个语言,我想问一下这个到底是什么?我还没见过构造这么奇怪的东西呢?好多路线都是反着安的交叉在一起却又能使附在外侧的粒子调和,这实在是很神奇的事情。”

    他说的术语男人一点都不懂,他看着摆弄机器的孩子浅浅一笑:“这是时空机。”

    “什么!?”这话顿时把温彻斯吓傻了。

    “你看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就可以。”男人的记忆中温彻斯应该不会在这个方面感到为难吧?或许是因为他来到的时间是温彻斯小的时候,他应该还是个学徒。

    温彻斯沉默了一下,他走到男人的面前很认真的对他说:“我还没见过时空机这种不可思议的东西,我需要时间研究一下可以吗?”

    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可以,希望你能快一点。”

    “大哥哥,你是那个什么.....中国人吗?”温彻斯研究时空机的时候问道。

    男人坐在修理间的桌子上感叹了一句:“是,我做这台时空机就是要回到中国去,因为我承担了太多,我必须要回去。”

    男人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得多了,他话锋一转:“温彻斯,你是从哪学来这么标准的中文的?”

    温彻斯犹豫了一下:“我是从我的一个朋友那里学来的,我整个人对各个种族的语言,科技和生态都很感兴趣。”

    “他叫什么?”他追问。

    温彻斯再一次迟疑了,他说:“我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亚罗西部族给他起名叫‘卡洛’据说是恩赐的意思。我学会中文之后,他告诉他是来自中国的人,可是我找遍了世界地图都没能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找到中国这个地方。不过你的到来让我更加确信它的存在了。”

    其实男人心里很清楚温彻斯为什么找不到中国,他也很清楚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这里是上一次人类的时代。

    男人跟温彻斯聊了很久,温彻斯虽然一直说话但也不耽误功夫。不知过了多久,温彻斯兴奋的回过头来看着已经睡在桌子上的男人。

    他推醒男人兴奋的大叫:“大哥哥,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1

    男人甩了甩头急忙问道:“在哪!?”

    温彻斯拉住男人的手快步走到舱门里,他清了清嗓子:“这个时间机器曾经肯定带动过巨大的物体导致里面的推进器出现了大量磨损,这个需要的材料太苛刻了,就算花费我几辈子也赚不到能够修复它的钱,不过还好还能用。真正的问题出现在机器的燃料上.......那个先别急.....”

    温彻斯见男人着急了赶紧扽了扽他胳膊,他接着说:“燃料也十分充足还是我没见过的高级货。按照我的推测,应该是在穿梭过程中燃料消耗产生的热量过高,导致后续低于最高温低过多使得燃料迅凝固,最好的办法就是加温。这里的温度已经很高了,你试一下能不能个启动。”

    听到温彻斯这么说男人放松了许多,既然问题不是很大,他做进舱里面刚想伸手现自己不知道启动摁钮在哪。

    他有些窘迫的问道:“温彻斯,你知道哪个是启动吗?我来到时候是有人帮我弄好的。”

    温彻斯汗颜了一下,勉强带起笑容走进舱门里摁下一个摁钮,他问男人:“您要去哪?我认识这些数字,似乎......是叫阿拉伯数字吧?是到2oxx,x,xx吗?”

    “是,麻烦你了。”男人笑道。

    温彻斯嘿嘿一笑,刚要退出舱门,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拍给他:“我没有什么好拿来感谢你的,这是我的打火机,送给你了。”

    温彻斯还没说什么,机器忽然变得虚幻起来,看着像水中的倒影一般在涟漪中产生波动。咻!的一声从温彻斯的眼中消失了。他看着手中的打火机摇了摇头:“我还想说声谢谢呢。卡洛可是说受人帮助和礼物是要好好道谢的。”

    时空机再次穿越,在一条条河流中划过,里面的男人缩成一团为了让自己能更好的保持清醒。

    再次听到轰然巨响,他身体晃了晃,舱门打开,外面昏暗的很。他走出舱门,外面站着一位邋遢的老人,老人浑浊的老眼中倒映出男人的脸。

    男人警戒的后退了一步,因为他在老人身上感觉都极为可怕的气息。

    “你是谁?”男人全身上下肌肉紧绷。

    老人闭上眼睛想了想,他不确定的说:“我好像被人叫做老欧克,你叫我欧克老爷在就行。”

    男人观察了他的嘴型,似乎跟温彻斯有些像,难道他还没回去?

    “哎呀呀!没想到客人已经来了。”非常具有磁性的男音,十分悦耳,带着一丝阴柔邪魅的味道却也不失男人本有的阳刚之气,这倒是很奇怪。

    男人刚一回头,眼前一片黑。他最后一秒钟明白自己生了什么.......他被人打昏了.......

    几个月后满是汽车喧嚣的城市里,偏僻的街道中.......

    “呼呼呼!波哥!我错了1之前被打昏的男人在街道中穿行,身后追着一大帮凶神恶煞的社会流氓。

    “麻的!长本事了!阿丘给我逮住他1后面追人的莫西干头男一脸桀骜不驯,看着野性的很。

    那个被叫做阿丘的男人跑步异常的快迅追上前面逃跑的男人,一脚给他踹到在地。

    他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身后一帮人追了上来,对着他就很踢一脚,甚至还对着下半身狠力!

    他蜷缩起身子抱着头:“波哥!我真的错了!饶了我吧1

    那个波哥眼中闪过狠厉,往他后脑勺上猛踢了一脚被他的手成功的挡了下来。波哥很不爽的大骂他:“你tm长本事了!敢叫条子来查!?你是不是条子派来的间谍啊!是不是想玩个无间道啊!?老子的脑袋差点就要吃抢子了你知道吗!?都tm给我打!狠狠地打!打死算我的1

    “哥哥....救救那个人吧?”

    远处一个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皮肤如雪,白藕般的双臂抱住一条藏在宽大衣袖里的胳膊。女孩手掌极为精巧,下面一对细长的腿被细细的白丝紧紧包裹。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女孩的天籁之音,女孩尖细的嗓音带些稚嫩的童音软软糯糯的,给人一种纯洁的,圣洁的天使出的声音,也正如她一身洁白的衣裙。

    “昂。”她身边的男人声音低沉但不浑厚,有一种还处于变声器的样子。他看起来.......似乎少了一条手臂。

    女孩松开男人的胳膊,男人宠溺的揉了揉女孩的小脑瓜,然后走向了正被围殴的男人那里。

    挨打的男人几乎已经绝望了,他觉得他要被打死在这里了。当他还抱着自己的脑袋瑟瑟抖的时候,他听到身边的叫骂声和**的闷哼声。

    他慢慢抬起头看着那个救了他的人,那双眼睛......如此深沉,仿佛沉沦到海底深处。他还想说声谢谢,可是不堪重负的身体让他不争气的昏了过去。

    不知在黑暗中沉睡了多久,他耳边传来阵阵爆炸声,火药味惊醒了他,醒来第一眼看到了的是一张面孔美得不像话外国人,他愣了一下便开口:“小姐......这是哪?”

    那位小姐脸色变了变,气氛变得很尴尬,小姐的脸变得也越来越难看。那些小姐叹了口气开口了,竟然是男人的声音,挺起来非常的酥:“先生,我知道我的面孔很有迷惑性,可是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吧?太伤人心了。”

    他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看着面前这位‘美丽动人’的先生,他实在是难以言语。

    这位‘美丽动人’的先生笑了两声问他:“你叫什么?”

    他低下头:“我老大给我取名叫小三。”

    “那你本来名字呢?”那人诧异了一下。

    “不记得了。”他老实的回答道。

    这下让那个人烦恼了一下。两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忽然他问:“这里有点冷啊,还有外面怎么那么吵?”

    那人愣住了,他表情变的怪异:“这里是中国北方肯定会冷,你之前一直在南方带着。现在可是中国的春节,你不是中国人吗?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他抱着脑袋沉思了一下,摇了摇头茫然道:“真的没记忆了,什么都没有了空空的。”

    那人性子不错,无奈的叹了口气问他:“那你自己取个名字吧,不然名字都没有可不好叫你。”

    他点了点头,眼睛里是窗外高高升起的烟花在空中绽放,一朵朵漂亮的火花似乎燃起了他心中的什么。他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说道:“外面这么亮,又是夜晚。就叫我夜白吧。”

    “夜白.....”那人默念了一声。他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笑容:“好名字夜中照白!你叫我梦魇吧。我是这家夜总会的老板,以后你在我这儿干就行了,先从端盘子走起行么?”

    夜白看着他一头银色的长下那双幽深令人琢磨不透的双眼,经过一番思虑之后夜白答应了.......

    大约是一个月以后,夜白成功靠着勤奋与辛苦得到了梦魇的赏识,梦魇为了磨练他的胆识把他提升为了经理。

    这天他正在休息室里安心休息,一个大汉推门而入:“三哥!十九号包间五个个东北人闹事,还想强上包房里的公主,现在阿斌已经过去了,客人上手就把阿斌给打了。”

    夜白赶紧揉了揉眼睛大喊一句:“你怎么不用无线电!?”

    他推开大汉气势汹汹走了出去,迅跑到十九包间,一到门口就看到阿斌这个瘦子被一拳闷在地上。他低声骂了一句蠢货自己挺起胸走进里面,五个东北大汉正拉扯包房公主的衣服,夜白上去一把推开他们。

    “你谁啊1一个醉醺醺的男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很冲的人。

    夜白笑脸相迎:“我是夜总会的经理,您可能第一次来这里,如果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多包含。”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可在这五位面前似乎只是个笑话。

    其中一人指着门口躺着阿斌:“他刚才也说他是什么经理,md还不顶老子一拳头1

    “就是你tm算什么?他还带着人跟我们横呢!就你一个人?”

    他刚想说什么,无线电力传来一个惊恐的声音:“三哥!影哥来了1

    一听这话,夜白立刻站在包房公主身前站直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保护身后的女人。紧接着从门口走出一个带着面具阴森森的男人,周围的所有人如同见到了什么可怕东西一样拼命的往后缩,他就是当初救了夜白的人。原本断掉的一条手臂不知怎么的也接上去了。

    影哥是夜总会里除了梦魇这个老板以外人见人怕的煞星,夜白虽然也有点怕,但跟其他人完全不同。而他三哥的名头也是因为能够三进三出影哥办公室还能完好无缺才来的。他只是觉得这位影哥看起来很可怕,而别人怕的是.........

    影哥冷冷的看着几人:“请几位在十秒内结账出去,否则........”这语气中暗藏的杀意唯有夜白一人听懂了。

    室内的气温似乎随着影哥的出现下降到了零点,原本被影哥吓了一跳的五人立刻有人嚷嚷道:“结你麻痹结!不让老子爽了还想要钱!?麻的!煞笔吧1

    后面四个人跟着附和,可能是他们也看出来影哥不好惹所以没动手。

    影哥淡淡的看向我:“多少?”

    叶白听到这个立刻反应过来,叫了一声服务员,看了一眼账单,对影哥说:“正好五根手指头外加九一块钱。”

    那五个人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影哥已经上手了他出手度极快,叶白都没看清三个人已经倒下了,剩下两人还沉浸在上一秒惊人的余韵中,当影哥的拳头到第五个人的脸上的时候,第五个人满脸恐惧的高举双手:“我们付钱!付钱1

    影哥淡淡的撇了夜白一眼:“你盯着,少付了告诉我需要打多重的伤才能用医药费顶上。”

    这下把五个人吓得一个激灵,那无根手指感情是医药费!得多疯的人才敢用这方法赖账?

    五个人老老实实把账结了,看着这个五人背影,他嘲笑他们吃软怕硬。实际上叶白也差不多,毕竟人在社会上哪有疯子愿意去啃硬骨头。

    这种事情在春节的后的几个月里是经常生的,一般碰到这种情况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影哥。一个是没有提成,另一个影哥太残暴,万一做不好......上一个对他有异议的就被打成终身残废,影哥扔了几万块钱让他滚蛋。

    事情还没平息多久,夜白睡不着便无聊的要了一瓶普通的啤酒,与别的经理不同的是他要大多都是很廉价的酒,而且从来都是要记他账上的。别的经理要一瓶什么龙舌兰,皇家礼炮都威胁下面的人和服务员闭上嘴巴,自己免费喝。

    他才喝了半瓶便看到门口走进来一帮男人,正苍蝇似的围着一位漂亮的女孩。女孩穿着很特殊,手里提着一把长刀,一身紧致的运动衣贴紧在她白皙的皮肤上,中间微微露出的腹部十分平滑,没有一丝赘肉。下身是一条紧身的秋裤,他还从来没见到过穿这么瘦的紧身裤还能余出一点点空隙的小腿。而且这紧身裤完美的勾勒出了女孩挺翘的后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水灵灵的,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给人一种清澈单纯的感觉。

    深处在这个风月场所有一阵子了,他还没怎么见到过给人如此干净的女孩子。他慢慢的靠近过去想要偷听他们的对话,也就是他这一偷听听出来问题。

    原来她想喝一口水,因为心思单纯就被这帮孙子给盯上了,我估摸着他们正打算蒙她进包间来一场派对呢。

    不知为什么,他很不爽!他不想这个清纯的女孩子被这帮人渣祸害了。

    他要了杯橙汁,走到她坐的桌子面前放下:“小姐,我看您身材不错一定是模特吧?”

    “小子你哪的?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离我最近的男人推了夜白一下。

    夜白脸上牵起一丝笑容:“先生,我刚才听这位小姐说她渴了。说实话我见到美女了,想来想来献献殷勤,真没别的意思。”

    另一边的男人走过来揪着夜白的衣服冲他吼:“你tm值不值你坏了大爷的事!?”

    “少废话!看他不爽就来两拳,待会事咱照样干。md药老子都准备好了1

    这句话直接激起了夜白身边两人对他动手的**,眼见有人对他出手,他运用跟影哥哪学来的几个杀招,两拳就打退了左边的这个。后面却保不住挨了一拳,他只感觉背后脊骨被砸的生疼,却不知身后的男人觉得邪了门,为什么打着那么疼。

    其他人一看不对劲立马上手帮忙,这下夜白可架不住招。有时候逞英雄就是这样的后果,即便夜白知道,他也遵从了本心不想让人碰这个女孩。

    少女站了起来,出手如闪电般迅抓住冲像叶白的男人,用巧劲一扽,就让男人后仰摔了个跟头。

    紧接着在夜白面前,这位身材非常棒,人长得水灵又清纯的少女三下五除二的干掉了这帮混混。

    夜白看着一地抱着身子哀嚎的混混脸皮子抽了抽。

    “多谢款待。”少女用日式鞠躬表达了感谢,她似乎是面瘫,脸上并没有多少变化。

    少女离开了,夜白拿起杯子的时候现她做过地方有一封信。他拿起来看了看打开里面还有一张到浙江的火车票。

    他相信少女没有走远可不知道少女会去哪,他决定先到火车站的那里等她。他对夜总会做了一些安排,接着出门的时候一位很奇怪的快递小哥给他送来一本日记。

    他坐在前往火车站的车上,等待之余他打开了那本日记。日记上写道.......

    人生短短数十载,一生中却有婴儿,幼儿,少儿,青少儿,青少年,青年,中年和迟暮的老年。如此多姿的生命中,有着无数的色彩。就犹如浪潮,潮起时带着新生的希望,潮涨时带着充满了力量攀上一个巅峰,当落潮时将自己的一切一点点留在下一个的浪潮中。一段充满梦想的人生用成长不同的姿态色彩,不同样的笔体在生活这本笔记上写下不同的人生........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