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

灯影伴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38文学 www.38wx.com,最快更新庶女难宠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14-02-28

    反观夏青青这边,南宫玉损失相对大一些,只因为南宫玉的人是两个换一命的打发,而且有些两个连一命都换不会来,不是因为南宫玉死士差劲,而是夏青青带来的人有蛊虫控制,功力相对来说要高,他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停止或者是杀了他们,如此,素素的血自然就是帮了大忙了,虽为死士,但是并非真死,是人总要呼吸,而他们采取最简单的做法,将混合了素素血液的毒粉洒在周围,起南宫玉的人稍有不敌,但是后面形式就成了一边倒的局势。

    夏青青绝美的脸上终于现出一丝慌乱“血…竟然会是她的血?”她的神情有些骇人,双眸瞪大,恍若死不瞑目,微微有些突出,脸色苍白,满是嘲讽,嘴唇无色,却也被咬的破了又破,此时的她看上去有几分狰狞。

    她最终还是输给了她,她的血压制了她带来人体内的蛊,让他们成了活死人,只能等死,第一次发现没了蛊虫,那些个侍卫竟然一无是处,这个发现让她有些奔溃,想象一向站在高处的人转眼间被人狠狠的踩在地上,这前后的落差,没有几个人不发疯的,再说夏青青是一个如此小心眼又自负的人,当然这不排除南宫玉一开始用了心理战术的原因,明知道她最忌讳的事,还要刺激她,不得不说很成功。

    南宫玉看着陷入自己思绪的夏青青,脸上没有一丝怜悯,大手一挥,已经有人将夏青青绑起来,缓步走向神色悠闲的落身边,面露笑意“是你自己交出来还是我动手?”

    落冷笑“蠢货。”

    南宫玉俊脸一沉,这已经不是落第一次说他了,嘴角泛起嗜血的冲动,“那么你就去死吧!”大手扬起,就欲拍下,他必须速战速决,心底隐隐的不安,到了此刻他才发现擒落未免有些太过容易,他身边无人,连侍卫都不见一个,这很不寻常,但是他也知道,落性子孤傲,肯定问不出什么,未免再生事端,只好先杀了他。

    身后熟悉的冰凉传来,南宫玉嗜血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惊愕“不想死的最好别动。”熟悉的声音里满是调笑。

    “你…”南宫玉蒙了,他听到了什么,竟然听到了死去释王爷的声音,他是不是再做梦?

    “怎么?堂堂南宫世子敢于谋反竟然没勇气转身吗?”

    南宫玉虎躯一僵,他终于有些明白落的那些话是多么的贴切,蠢货。缓缓转身,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看到身前气场强大,俊美如斯,狭长的眸微微挑着,里面是熟悉的魅惑,唇角扬起,淡淡的自信,而他身后一袭素衣的女子,不施粉黛,容颜清丽却略显苍白,如墨的青丝随意披着,眸子是熟悉的冷漠,细看,却又发现其中的柔情。她就站在那里,前面是无尽的深渊,而她却如一抹亮色燃烧一切,两人错前站着却是那么贴切。

    南宫玉有一瞬家的呆愣,随即苦笑“你把南宫王府怎么样了?”此时多说无益。

    释轻佻的笑着“谋反理应如何?”

    南宫玉面色一变,随即冷静下来“我唯一算错的就是你,我低估了你,也低估了她,我输了。”

    两人或许谁也没想到南宫玉会如此干脆的认输,干脆的让释以为他是不是再欲擒故纵。“哦?这么快就输了?”

    南宫玉苦笑“你隐忍多年只待羽翼丰满,而后又是炸死让起源陷入混乱,我就奇怪你怎么不怕碧落过趁机吞噬呢?”

    释自信的一笑“他不敢。”三个字张扬霸气,一改以往的纨绔,却是那么的令人信服。

    南宫玉愕然“这..什么意思?”

    释莞尔“因为蛊师。”

    是啊!蛊师的出现是祸又何尝不是一个契机,若是蛊师占据起源,那么要比释疯狂很快,所以他们退步了,只是这次退步,相信起源将不会给他任何机会,低低苦笑,还真是机关算计啊!

    想到这些,南宫玉也明白大势已去,他既然能找到这里,那么想必外面的麻烦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摊了摊手“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南宫玉很是好奇。

    释挑眉,眸光幽深,使人看不清里面的情绪,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牌子,随意的仍在南宫玉身后的落手中,轻笑道“以后你便是我起源的国师兼军师,起源往后便不再是起源,而是起源皇朝,而你负责编制军队。”

    落讶然,接过手中的金牌,那是一张类似虎头的东西,竟然和以前的兵符不同,本想拒绝,但释接下来的话让他无奈住口“就当是帮我吧!”

    落愕然,何曾几时,那个人前纨绔,背后冷酷的释王爷竟然会开口求他,这算求吗?

    南宫玉心头郁闷,见两人攀谈,忘记了自己的存在,悄悄看去,这所院子不知何时竟然被黑压压的人所包围,自己带来的人竟然再不知不觉的倒在地上,恍然想起,怎噩梦忘了眼前还有个下毒于无形的素素呢?大意了,大意了。

    最终,释还是放过了南宫玉,只是南宫王府将不复存在,里面的精英消失殆尽,只剩下一些老弱残兵,其父也被人打成重伤,自此算是武功尽废,南宫玉苦笑,这算是看在素素的面子上吧!

    夏青青以为勾结蛊师被爆,不等释开口处罚,那些受害的武林世家找上门来,一夜之间血洗满门,麻风也被毒尊如同死狗一般提了回来,以往已过,释也不想追究,在他看来,若不是子母环,自己又怎么会活到现在,所以给了他个痛快。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起源不管是武林还是新成立的起源皇朝都进行了一次彻彻底底的大换血,皇朝设立皇室,释被自封“始帝”,殿堂新设大臣,同一年书院水涨船高,只因“始帝”下令,一切进行科举考试,文武皆有,为此掀起一股热潮。

    百废待兴,素素这个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女主角便发挥了她的聪明,抓住商机,让起源大半的茶楼酒肆都属于自己名下,为此释还取笑过她,说是怕自己养不活她,还要这么多酒楼,对此,素素却认真的道“靠人不如靠己,再说养兵消耗巨大,没有银子怎么挥霍?”此后,释乖乖闭嘴。

    一年后,“始帝”搬出一道诏书,喧哗了众人,更是在后世被人传言赞美,废除六宫,有生之年不再纳任何妾侍,并封素素为后。

    一切生活慢慢的走向正轨,夏青青竟然在被带回来的时候诊断为刺激过大而失忆,智力下降道五岁而已,尽管如此,但是一看见落,依旧满脸兴奋,落为此大为头疼,却也没再赶她。

    沁园春也被扩大,分店成了酒楼,此时一张雅致的包厢内,一个身穿绿衣的少女,绝美的脸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上去灵动调皮,撅着嫣红的小嘴,也不知在嘟囔什么。对面,一袭玄衣的俊美男子,栗色的长发松松垮垮的搭在胸前,剑眉肆意,卷翘的睫毛盖不住眼底的幽芒及寒意,鼻梁挺拔,薄唇微翘,一年来的皇上生涯让他身上的贵气更加逼人,只是在看向旁边一袭白衣的清丽女子时,恍若冰雪融化一把的笑意缓缓绽放,眸中的笑意直达眼底,温柔的似乎能腻出术来。

    而其身侧的女子,容貌虽不及绿衣女子貌美,却也不差,尤其是身上一股淡淡的出尘气息已经眼底的漠然,恍若寒月仙子一般,只能远远望着而不敢亵玩,同样在对上身侧男子的时候,眼底的淡漠便会转化为淡淡叫做幸福的东西。

    看了一眼百般无聊的绿衣女子,素素出声道“你先出去玩会。”

    绿衣女子闻言雀跃而起,忙匆匆离去。

    素素的眸色冷了下来“释,你说她喜欢落吗?”

    刚刚还温柔的让人腻在其中的眸子在听到身边人的问话时,不由苦了下来“素素,和我在一起,能不能不要想别人。”

    素素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冤家又是吃的哪门子醋呢。不过心底到底还是欢喜的,撒娇的拉着身边男人的胳膊,素素娇声道“释,你就说说吗?他这么长时间为你,你总该过问几句不让人寒心吧!”

    说完她就后悔了,果然,释面色一沉,咬牙看着素素,低声道“看来我昨晚没有喂饱你,让你还有心思想别人。”

    素素俏脸一红,知道他又不正经了。别扭的转过头,粉红却依旧顺着脸颊慢慢爬到雪白的脖颈里面消失不见,明显感觉到释呼吸粗重起来。

    素素大惊,忙跳起来往外走去,快速道“夏青青一人在外面,我去看看。”说完几乎是落荒而逃。

    释低笑着看着素素逃跑,眼底再次益上慢慢的怜惜,何其有幸能遇到她与她并肩,何其有幸,这样一个胸径气度抱负丝毫不下于男人的女人会是自己的女人,甘愿隐居幕后,只为了让自己风光无限,如此为自己着想,他怎能不爱。

    外面,素素感觉自己脸都快烧的起火了,出门正好看见夏青青欣喜的缠着一袭白衣的落,落眉宇间有些无奈,但是并未甩开她,同来的是许久未见的霓裳,看他一袭一袭白衣,冰寒的脸上竟然破天荒的染上一丝红晕,素素大叹惊讶,目光肆无忌惮的在两人之间徘徊。

    霓裳头低的更低了,暗暗的似乎还有些羞恼。

    落很快发现站在门口的素素,低声道“见过娘娘。”行礼间拉过一旁兀自尴尬的霓裳。

    夏青青很倒霉的被仍在一旁,只是眼中却蓄满了泪水,如今素素要是看不出两人之间有问题那么她的情商也太低了吧!暗暗叹息,如此也好,难得有一个能不管生死都陪伴的人,既不懂情,那么就相依为命吧!至于夏青青,素素心底没有丝毫叹息和怜悯,没有人会娶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即使如今失忆,过往也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或许她是爱过他的,只是权利超出了她懵懂的爱情,所以也失去了这个得到爱人的机会。

    释不知何时走了出来,轻柔的将素素拦在怀中,温柔道“你身子不好还站在这里吹风,快进去吧!”

    素素轻笑,淡淡的满足在心底升腾“释,有你,真好。”

    释眸光越大柔和“素素,得到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素素眼眶再次有些酸涩,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自己何其幸运。但是心里却有些恶趣味,仰头故意道“你还从来没说过要许我一生一世一双人呢?”

    释一愣,接着轻笑出声“傻瓜。”你我之间又何须那么多虚言,你要的就是我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