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釜底抽薪,抽的是兄弟的底?

禾若白 / 著投票加入书签

38文学 www.38wx.com,最快更新总裁,我们只谈情不说爱最新章节!

    李青青的心些许平静了些,怕她刨根问底自己不好应对,便笑着瞅了郭小北一眼,“好像就是北方哎!你可真聪明!”

    她的心里却在自我安慰,祖国的北方那么大,哼哼哼!值得你找半辈子!

    郭小北若有所思,“要不,或者是在内蒙古?小姨,人生处处皆推理,我是能知道她在哪里的!如果你告诉我,我就认您当干妈!有个闺女,她那么可爱,那么善良,成天在您的跟前跑来跑去,给您解闷儿,您看着多开心!”

    李青青的情绪顿时十分低落。

    呃,我已经到了需要颐养天年的时候了么?我明明要开始人生第二春的么!让郭小北这么一说,我是不是应该退休在家,去跳跳广场舞什么的!

    李青青连忙说,“那你还是别认我当干妈了!顿时觉得我老态龙钟!”

    郭小弟阴恻恻地看着李青青,“那您也告诉我,她在哪里!我始终都是跟念尘一伙的!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李青青想起苏念尘的再三交待,尤其郭小北,切忌!她便笑了,“小北,我是真不知道她在哪里。她只是用这张照片报了平安,嘱咐我照顾好她妈妈,除此之外,什么都没说。你要是能推理出来,那是最好不过的了!穿蒙古袍,自然在内蒙的可能性大一些!”

    郭小北一脸黑线!

    没想到您是这样的小姨!

    我当然知道在内蒙的可能性大一些!但是,我没去过内蒙,内蒙哪么大,我怎么知道具体在哪里?

    呜呜呜~~~~

    这招好失败滴说!

    范家畅的一亿元投入到皓康股票中,没有按照他的预期,实现利润的增长和利益的交换。那一亿元随着股票的持续下跌,在不停地缩水,缩水。

    以前,皓康的股票是行业龙头,被很多股民追捧,股市稍有东风,它便扶摇直上。行情不济时,它跌的幅度又相对较小。可是,这一次,当大盘指数一再冲击新高时,皓康股票却一再跌入低谷。用万红丛中一点绿来形容当下的皓康丝毫不过分。

    范家畅有些疑惑,不会是皓康就这样一蹶不振了吧?那么,自己这一亿可就真的肉包子打狗了!

    同样存在这样疑惑的不光是范家畅,还是许许多多股东和广大股民。大股东只能眼睁睁是等,如果再减持就是违反了国家规定,广大散户们在一片骂声中,本着落袋为安的原则,不敢再进,只是观望。

    蒋皓苍按照和林西议定好的计划,坐在电脑前看股价。皓康股票最近的表现几乎是千夫所指,受尽了一致的责骂,其中有个网友骂:“皓康的庄果断绿帽子戴多了!###%%%%¥¥¥¥!”后面是一串脏话。

    蒋皓苍整个人把上就不好了!

    绿帽子戴多了。这是指苏念尘出轨了吗?

    苏念尘出轨?苏念尘出轨!!

    蒋皓苍没由来地愤怒不已!他啪地一下关了电脑,便给蒋皓天打电话。

    “你在哪里?”蒋皓天被大哥这个电话吵醒,才发现自己躺在苏念尘的沙发上,他慌忙站起来,在屋里转了一圈,没找到苏念尘,他有些不耐烦,“我在苏念尘家里!”

    “苏念尘家里?苏念尘在哪里?”蒋皓苍想起“’绿帽子”三个大字,就各种心悸胸闷心律不齐。

    蒋皓天披了件外套,“苏念尘家里也是我家里!具体位置,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要是没事儿,我就先压了!”

    他一边关门一边听蒋皓苍咬牙切齿地提醒,“记住!他是你大嫂!”

    蒋皓天下楼出来,看着外面大好的大阳,说不出的惬意,“我只知道,你从来没把我当亲弟弟,我也没把她当大嫂!”

    他能想像到大哥满脸愤怒的表情,不知为什么,他特别想看他那张骄傲的脸,一再被他气得变了形,他便毫不客气地补上一句,“况且,全h市的人都知道,她在你们婚礼当天逃跑了!”

    蒋皓苍被戳中心窝子很是伤心,他颓然地压了电话。呆坐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给许源打电话,“晚上一起喝酒!”

    他也没有说地点,人物,便压了电话。

    许源拿着手机愣了好一会儿,看着对面的方帜远。方帜远问,“皓苍?”

    许源点点头,“这货八成是想起老情人了!让我们晚上一起喝酒,可是,我说好给蔓蔓接风洗尘的!”

    方帜远微笑地看着许源,“确定说好了?”

    许源瞪着方帜远,感觉好受伤,自己的魅力越来越受到质疑了,自从再次遇到罗蔓之后,连方帜远这样的情场上根本连及格都混不到三流童鞋也开始怀疑他的能力了!

    他傲然点头,“是的!”

    方帜远笑,“好的!那晚上我安排,你叫罗蔓一起来!”

    许源无语……

    方帜远你这样真的好吗?

    人艰不拆,人艰不拆你不知道吗?

    我为了和罗蔓复合,我容易么我?

    你反倒给我来这个釜底抽薪,釜底抽薪不该抽兄弟的底,你这个坏人!

    蒋皓天走出小区大门外,四处张望,没看到苏念尘的人影,怕她在人生地不熟的锡林浩特迷了路,他连忙给她打电话,不接。

    他连忙又跑回小区,开着车子出来,向北,慢慢地寻找。

    看到苏念尘时,她正站在树下,认真地打量着一位拉着马的大爷。那位大爷一身蒙古袍,头戴礼帽,正站在树荫下,梳理马鬃。

    苏念尘好奇地看着那匹马,甩着尾巴,一幅高贵的样子。

    蒋皓天看着聚精会神的苏念尘,停好车子,轻笑着,走到她身后,“怎么,想骑马吗?”

    苏念尘知道是他,没回头,不!

    那位拉马的大爷扭过头,用有些生硬的汉语问,“姑娘,想骑吗?”

    苏念尘猛地向后一退,连忙笑着摆摆手,“不!不!不!”

    大爷看苏念尘像吓着了似的,以为她害怕,便露出慈祥的笑,“我的马很听话,不会掉下来!”

    说完,他把马鞍放在马背上,“骑吗?”

    苏念尘依旧只是摇头。大爷便一踩脚蹬子,翻身跃到马背上,一拉缰绳,马便嗒嗒嗒地小跑着去了。

    蒋皓天看着苏念尘仍旧看着远去的马儿出神,笑道,“我其实也有马,改天,我带你去看看!”

    “不用!”苏念尘眼神一闪,“我不想骑!也不想看,只是想起来一些往事。”

    往事?蒋皓天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她关于马的往事,大约就是蒋皓天骑着马来娶她的情景吧?

    他不敢戳破,仿佛一戳穿,便意味着看到了苏念尘其实是念着大哥的,只是她自己浑然不知的事实,多么残酷!多么让人窒息!

    树荫下有椅子,蒋皓天指指,“坐一会儿吧!”

    苏念尘没说话,走过去,蒋皓天先用纸擦擦椅子,苏念尘这才坐下,蒋皓天却是没坐,抱着手臂站在她面前,神情严肃,“你有没有想过我大哥?”

    有没有想过他?苏念尘低头不语,想了很久,才斟词酌句道,“想过是想过。毕竟,我们差一点成为夫妻,所以,总是不经意地想起的时候,但是,我不确定算不算想念。”

    蒋皓天不敢再向下问,抬头看了一眼远方,“他今天打电话来了!”

    苏念尘低头不语。

    蒋皓天看着她一袭乌黑的秀发遮了半边脸,能看到她白希的后颈。她今天穿一件休闲白色衬衫,外面罩了件针织衫,牛仔裤,倒是显得干练精神。

    他等她问,又怕她问。

    她等他说,又怕他说。

    僵持了好一会儿,苏念尘抬头道,“我想找个工作。”

    h市国际机场。许源拿着一束鲜花,在t2航站楼,在出站的人群中寻找罗蔓的影子。

    罗蔓早看到了捧着一束鲜花傻站在那里的许源,心下一跳,暗想:这货也是来接人的?可是,没看到同机有认识的人啊!

    她在香港时,他是曾打过电话,埋怨她没有提前跟他打招呼,并问她的归程,说他来接。

    莫非,他真的来接了?

    不可能不可能!许源的话,跟包治百病的江湖郎中一样,不是一般的不靠谱!或许,他来接的人也坐这班飞机,他正好把自己稍带了呢!

    许源做这种事儿,不是一回两回了!

    她若是这样走过去,人家接的却是蒋小姐神马的,那我多没趣!

    想到这里,罗蔓便转身走到走回转角后,等着同机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这才看过去,只见许源还站在那里,在稀稀拉拉往出走的人中搜索。

    罗蔓这才走出去,一边低头看手机,一边拉着行李箱,想趁许源不备,直直地走过去。

    许源看到罗蔓低着头,喜不自禁,把一束花在她面前一晃,笑道,“嗨!美女!”

    罗蔓抬头,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正想说话,只见许源另一侧有个女孩,伸手接过花,惊叫,“哇!许先生,没想到你真的给我惊喜了哦!”

    许源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紧张地看一眼罗蔓,又把目光平移至另一侧,呆呆地看着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子。

    那是他的一个客户,汪氏新任经理。年纪轻轻,替他爸接掌生意,一心想做出点成绩来,便数次找许源,谈论风险投资。谈得差不多了,她有事要出差,便让许源出个方案来参与竞标。许源信心满满,当下许诺,“等汪总回来,我一定给你个惊喜!”

    显然,许源许诺的惊喜并不是这个。

    许源尴尬地笑笑,罗蔓一脸黑青扭头就走!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