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3章 搏菱相助

轩疯狂 / 著投票加入书签

38文学 www.38wx.com,最快更新江辰唐楚楚最新章节!

    阴世界,烛龙大殿内。

    虚空中被武道战境之力包裹的博菱,忽然睁开眼睛。

    通过一个纪更元的闭关修练,现如今的她,如同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不错,六星强者。”

    就在这时,大殿门口传来一个慈祥而苍老的声音。

    虚空中的博菱一愣,立即飘然落地。

    紧接着,只见道洪量面带笑容,背着手缓缓走了进来。

    博菱:“你是?”

    “按理说,你应该叫我祖爷爷。”道洪量捻着胡须笑道。

    博菱一惊,急忙跪下:“晚辈拜见祖爷爷。”

    “好,很好。”道洪量笑着将她搀扶起来:“小丫头,和你母亲长得很像。”

    博菱有些不自然的低下头。

    道洪量:“只是,你这心中的心结,有些麻烦啊。”

    “我没有心结。”博菱急忙摇头:“我唯一要做的,就是为我母亲,为我父亲报仇。”

    “那么江辰呢?”道洪量追问道。

    江辰!

    这两个字一出,博菱不由得心肝一颤。

    实际上,当她冲出天玄的控制后,她第一个想到要投奔的人,就是江辰。

    可是她找遍了整个本源世界,也没有得到下落,想想江辰在本源世界遭太极绝杀令通缉,沦为本源世界人人得而诛之的公敌,要么只能进入废土躲避,要么便回返回黑暗界。

    废土,她进不去,也只能来黑暗界碰碰运气,却没曾想在黑暗界的边缘,碰上了曾经的老朋友猪雀,才得知了江辰的消息。

    所以,她不顾一切追来,甚至在进入静心域时,差点被阴世界的高手灭杀。

    要不是遇到杀无常,她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所以,江辰对她而言,不仅仅是个名字,还是可以依靠的靠山和希望。

    现如今,这位祖爷爷提起江辰,显然是话中有话。

    想到这里,博菱紧盯着道洪量:“祖爷爷,他拜在您座下了吗?”

    “我哪有资格收他?”道洪量笑着道:“他是道选之子,我们阴世界的希望。”

    “他现在在哪儿?”博菱有些急切的问道:“我能否见一见他?”

    “或许他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最需要你。”道洪量轻叹着道:“你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在他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这话一出,博菱露出震惊的神情:“祖爷爷,您这话我听不懂。”

    “我只问你一句话。”道洪量紧盯着博菱的眼睛:“你喜不喜欢他?”

    博菱一怔,然后有些纠结的低下头:“我与他本是萍水相逢,曾在天下第一门虽有同生共死的一战,但还没有上升到男女情爱的地步,我们不过是志趣相投的朋友。”

    “可现在需要你与他洞房花烛。”道洪量紧锁的眉头:“而且,还很有可能是得不到名分的那一种,你可否愿意帮他?”

    这话一出,博菱像看魔鬼似的看着道洪量,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别怪我唐突,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道洪量悠悠的道:“如果你不愿意,我绝不勉强我,也可以找别人。”

    “他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博菱急切的问道:“为何需要我,需要我做那种事情?”

    于是,道洪量便将江辰吃了千禧无上宴的事情如述说了一遍,并且将这后果和好处也都如数说了一遍。

    当然,这其中也提到了江辰的老婆楚楚,只是在他看来,单是楚楚一人,断然无法完全帮助到江辰吸收。

    如果江辰这一关过不去,那么将直接影响他接下来修练玄明无上经,甚至影响到他修练武道战境巅峰之镜。

    但不管怎么说,他在博菱面前没有丝毫隐瞒,反而坦坦荡荡,一五一十的都说清楚了。

    听完道洪量的话,博菱抿着小嘴沉默了。

    对于她们这个级别的强者,转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肉身被毁更是家常便饭,至于这所谓的贞操清白,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可博菱是一个要脸的女孩,至少人类最基本的羞耻心依然存在。

    现在道洪量给出这么个难题让她选择,对于一个人类女孩,的确是左右为难。

    尤其是博菱还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江辰。

    “时间不多了。”道洪量轻叹道:“如果你犹豫不决,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再去找别人,至少不能看他爆体而亡。”

    眼看道洪量转身走了,博菱急忙喊道:“祖爷爷。”

    道洪量一愣,回过头:“丫头,你答应了?”

    博菱通红着绝美的俏脸,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要记住一点。”道洪量嘱咐道:“是我强行把你抓过去的,你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至于接下来,就得看你们的姻缘造化了。”

    说完,他一抬手间,立即裹挟着博菱,瞬间消失在烛龙大殿内。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一道黑色虚影立刻冲了进来,显化成烛阴的身形。

    他看着空空荡荡的烛龙大殿,顿时心里一紧。

    “老祖来过了,难道他要把燕飞的女儿……”

    “怎么了?”就在这时,大殿外,杀无常也提着个酒葫芦匆匆走了进来。

    烛阴一愣,立即转过身看向杀无常:“你见老祖来过了吗?”

    “我没看到大青牛啊。”杀无常皱起眉头:“怎么,我听你刚才说到博菱,她去哪儿了?”

    烛阴有些尴尬的抹了抹鼻尖,然后苦笑道:“或许老祖赐给她机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