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苏晓失踪了

宝丁菇娘 / 著投票加入书签

38文学 www.38wx.com,最快更新重逢后傲娇时爷追妻了最新章节!

    苏晓从审讯室出来,刚好隔壁房间的门也打开了,出来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一个是局长,另一个是省厅的领导。

    他们的目光都是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苏晓。

    曾有为说过,领导都在隔壁观察室,这应该就是其中两位了吧。

    苏晓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其中一个声音雄厚,中气十足的说道:“你就是律师界的王炸,苏晓?”

    领导知道她的底细很正常,苏晓表现得也很淡然。

    “晚辈确实是律师,不过是小小的新秀而已,王炸只是朋友之间的玩笑。”

    这人摇摇头说道:“不,你庭审的事迹我听说过,确实很有特点,就光说那一年的黑帮老大家暴离婚案,你打得相当精彩。”

    一般离婚案都要走到二审才有结果,更何况这个案子每次走到一审就成了庭下和解,女方换了无数律师,都被恶势力逼得让女方庭外和解。

    还是苏晓据理力争,不仅说服了法官,还当庭宣布了离婚。

    也是这一战,她成名了。

    一个不畏黑道恶势力的律师,在业界一下火了起来。

    当然,为此苏晓也付出代价了。

    她被黑道追杀了差不多小一年,才逐渐平息。

    领导说她打的精彩一点也不为过,不过,她并不是看中虚荣的人。

    “那都是我应该为当事人做的。”

    领导欣赏的点了点头,虚有的客套没再继续,反而是抛出了另一个话题:“听说最近c市发生的大案,都和你有点关系?”

    果然,领导的客套不是没有目的的,在这等着她呢。

    “怎么说呢,我是曾队的眼线,很多情报都是我提供给他的。”苏晓决定把锅甩给曾有为。

    领导笑了,被她的抖机灵逗笑的,其实他没有问罪的意思,警察能融入到人民群众中去,是他们一直以来所努力的方向,能和人民群众互通消息,求之不得的事,哪有问罪的道理。

    可苏晓不这么想,她可不想担上觊觎公安内部消息的罪名。

    领导笑道:“我有一事想听听苏律师的见解。”

    “您说。”苏晓也很谦逊。

    “刚刚徐强所提的王治,在几天前突然失踪,你觉得他会去哪?”

    几天前失踪了。

    可能不是失踪吧,换了个地方继续研究假药去了吧。

    事情发生得突然,杜钧言能把一实验室的东西和人搬到哪里去呢?

    一个能让他们立马生产假药的地方,既要能掩人耳目,又要能马上投入生产工作……

    除非是天然的研究所。

    而且是个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研究所。

    答案呼之欲出。

    “xx研究所。”

    苏晓几乎肯定的说道。

    那是他爷爷当年的研究所,不仅位置偏,而且还有天然的实验室,那个地方打扫打扫,是可以正常使用的。

    领导们之前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更不会往这上面查,可刚刚听了徐强后面那个故事,他们懂了!十分认同苏晓提出的这个想法。

    确实,xx研究所是最好的选择!

    越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就越安全。

    ……

    苏晓目送着一大队警车驶出市局。

    他们去xx研究所抓人了。

    但愿一切都要结束了。

    她站在市局的门口,若有所思。

    这时,曾有为走了过来,看了看她的神情说道:“没想到你还是刑侦的天赋,有没有想法去考个公务员。”

    苏晓睨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我就不跟你抢饭碗了吧。”

    曾有为笑了笑,想起了在抓捕徐强后,苏晓给他发了一条消息的事:“你怎么知道徐强的儿子在那?”

    苏晓让他确认一下山区的学校是不是有一个「徐鹏」的小朋友。

    已经到了山脚下的曾有为只好拜托当地的兄弟单位帮他查实一下。

    没想到还真有,兄弟单位的同事还把小孩接了出来,并送到了c市。

    曾有为接到这个徐鹏的小朋友时还挺懵,他是知道徐鹏是徐强的儿子,可他没想到小朋友也在山区,苏晓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小伟说徐强会经常给学校捐款、捐书,他那样的人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去做这种好事……”苏晓点到为止,用一种「这下你明白了吧」的眼神看着曾有为。

    曾有为:“……”

    有被内涵到。

    苏晓看了一眼手机:“我叫的车到了,我先走了。”

    曾有为点头。

    看到她往楼梯阶下走去的身影,曾有为有种隐隐不安的感觉:“等会我就要带人去抓杜钧言,你自己万事小心,有事给我打电话。”

    苏晓回头给了他一个明媚的笑容:“放心吧,你倒是要小心,杜钧言狗急跳墙什么都做得出来,一定要提防他。”

    她没明说要曾有为小心提防着杜钧言再用炸弹,但她相信曾有为一定会明白的。

    苏晓在市局门口上了车。

    时淮还在忙,她又没开车来,所以她是网上约了个车回家。

    她确认了车牌无误后才上车,可上车后,行驶了一段路她才发觉异常。

    不仅路线不对,她还发现司机总是频繁的抬头,通过后视镜看她。

    苏晓也没慌。

    不动声色的低下头给曾有为去了一条短信。

    就在苏晓刚按了发送的时候,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趁着苏晓还没来得及坐稳的时候,司机抢走了苏晓的手机,当即就开窗丢到车外。

    你以为这就完了。

    不,下一秒,司机快准狠的拿出一个注射器,扎在了苏晓大腿上,然后她就不省人事了。

    这几个动作流畅得苏晓还没来得及开口呼救。

    车子在最后一点余霞中往城外开去。

    ……

    接收到苏晓的求救短信以后,曾有为没有打电话,而是第一时间定位了苏晓的手机。

    他在苏晓的手机上安装了精准定位,可他赶到定位地点后,只在路边的草丛里捡到了手机。

    曾有为懊恼的想要当场摔掉手机,但他马上意识到手机的是苏晓,又按了下心中的怒火。

    他赶回了市局,先安排了肖哥带人去杜翔集团逮捕杜钧言,并给他们派了一个防爆专家,然后他才放心的坐在监控室通过天网查苏晓最后的去向。

    苏晓是在市局上的车,所以要查她的踪迹并不难,可最后汽车驶出了城,进入了监控并没有完全覆盖的郊区,很快目标就丢了。

    抓耳挠腮的曾有为恨不得自己就是一个移动的天网电子眼。

    就在这时,市局又来了一个报案人。

    她称受到了杜钧言的囚禁和强奸,并怀上了杜钧言的孩子。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文思雅。

    “杜钧言要跑了,在城南他有私人飞机场,他要坐飞机跑。”文思雅着急的说道:“你们快派人去抓他,再等就来不及了。”